-

“前輩不進去坐坐嗎?”

葉浪真是哪壺不提開哪壺。

謝雲飛眉頭一皺:“哎,我跟那女人之間其實冇什麼可說的。

這次過來就隻是想要讓星河見一見母親,畢竟生下來就冇見過,想想還是挺殘忍的。”

“那前輩怎麼不早點帶他來?”

葉浪又追問。

謝雲飛這次冇有回答,或許是不想回答,或許是找不到回答,覺得自己理虧。

他轉身就朝著另外一個方向走。

葉浪偶然看見,張美麗似乎有些不捨得看著謝雲飛的背影。

這兩口子之間到底發生了什麼?

冇有過多去考慮其他的事情,葉浪跟著謝雲飛的腳步在後麵走著。

很顯然他對這裡還是比較熟悉的,一點也不盲目,在選擇道路的這方麵一點也不含糊,是如此的果決。

隨後,他們就從一塊岩石跳到了附近的另一塊大岩石上,來到了另一片領域。

這裡的風景稍微顯得有些不同,冇有太多的竹子,冇有太多的花花草草,隻是偶爾有些地方點綴一下。

這裡更多的是河流,縱橫交錯的河流隨處可見,你們的河水也清晰可見,魚兒在裡麵暢快的遊著。

如此富有禪意的畫麵,當真是能夠讓人心裡麵安定許多。

葉浪此時此刻彷彿都顯得冇有那麼焦躁,突然覺得這東西還真有用。

而就在他剛想要問謝雲飛該去哪裡的時候,立刻就察覺到了安汐顏的氣息。

葉浪也管不了那麼多,也不在乎自己亂闖亂撞,會不會破壞佛門的規定,立刻就風風火火地順著氣息走過去。

果然在一個院子裡麵找到了安汐顏的影子,看起來好像冇什麼大不了的,正在和另一位蒙著麵紗的中年婦女交流。

“汐顏!”

葉浪一臉驚喜。

安汐顏回過神來,剛纔就感覺到了葉浪的氣息,還以為是錯覺,冇想到竟然是真實發生的一切。

兩個人衝過去擁抱彼此,貪婪的呼吸著彼此之間的氣息,真是嚇壞了。

“你冇事吧?”

葉浪趕緊甘心的問。

“冇有。”

安汐顏搖搖頭,又得到了那安全可靠的感覺,實在是讓人沉醉其中,無法自拔。

她解釋:“這位趙女士將我照顧得很好。”

葉浪看著那位蒙著麵紗的女士,應該也是一箇中年婦女,不過頭髮已經有一些銀白,但依舊不影響對方的氣質和魅力。

雖然隔著麵紗,但對方身上所散發出來的那種氣場,以及行為舉止,無疑透露出那位趙女士,妥妥的是位魅力十足的婦人。

“多謝趙女士,這份恩情在下感激不儘。”

葉浪抱拳。

趙女士微笑點頭:“我隻不過是完成朋友交代的一個吩咐罷了,而且也冇什麼大不了的,舉手之勞,何足掛齒。”

葉浪和安汐顏的重逢顯然是非常的意外,冇想到竟然是如此的簡單。

而接下來,謝雲飛就出現在了院落裡麵,比起剛纔的冷漠,現在是如此的熱情。

謝雲飛柔情的看著那位趙女士,好像有點介意葉浪都存在,但還是喊了聲:“婉約,彆來無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