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小說 >  問劍 >   第八十八章 聽聞

-

長安城,太極宮,紫薇殿。

絲竹輕柔,舞樂雅緻,但趙王之女、樂安郡主李南蕾,卻冇有心思欣賞。

她捧起酒杯淺酌了一下,眼角餘光微不可察地掃過宮殿對麵一排,坐在角落裡、始終保持淡然微笑的俊朗少年——虞國皇帝第九皇子,李善。

今天是一年一度宗室宴會的日子,正好和學宮終考的時間重合,

按照規矩,皇帝皇後下午在紫薇殿裡與宗室聚會,晚上又會在兩儀殿裡,宴請接見今年通過終考的學宮弟子。

此時此刻,皇帝皇後正坐在首座,和左邊的宗室長輩們聊著天,而右邊,則站著太子李嗣和四皇子李惠。

李嗣高大俊朗,忠厚誠篤;李惠才華橫溢,聰敏絕倫,極得皇帝寵愛——所謂子因母貴,薛薛皇後與皇帝李順伉儷情深,而這兩位均由薛皇後所生,在宮中的地位遠超其他皇子。

尤其是...李善。

在李南蕾的角度,能清楚看到李善眼眸中不易察覺的落寞。

他的位置在其他皇子之下,也冇有任何願意與他搭話閒聊的宗室表兄弟——隻因他的生母嬪妃,姓武。

“聖後”的那個武。

儘管聖後被廢已經是五十年前的事情,那位親自發動政變、逼聖後退位的先帝也已經龍馭賓天二十年有餘,

但五十年前,聖後在位時,為了鞏固統治而對李氏宗親大肆殺戮的記憶,依然刻骨銘心。

李善的母親是聖後的侄孫女,李善的身上,留著武氏的血。

這重身份實在太過尷尬,以至於冇有任何宗室、臣子願意與他有太多接觸。

當太子東宮逐漸完善,四皇子李惠招攬學士門客,其他皇子親王也在尋覓人才、充實各自親王府時,

李善的府邸前,依舊門可羅雀。

就像是一個透明人。

李南蕾的父親是趙王,外祖父是右武衛大將軍、望州都督、越國公蔡縱,

母親靠著親王府的資產和自己的嫁妝,經營有十數家產業,橫跨紡織、染色、製糖、邸店、車馬、錢莊、酒樓,除此之外還有諸多在東西二市的胡商作為代理人。

作為趙王府的嫡長女,李南蕾已經可以像母親一樣,提前預支自己的天價嫁妝,去經營取財,甚至是幫助李善改善境遇。

‘錢財上的事情太容易留下痕跡,一定要小心再小心,’

李南蕾默默想道:“相比起來,反倒是人才更容易尋覓一些。

雍宏忠必定能考上學宮,仇景煥也許也有希望。

那些在初試、複試中表現優異,最有可能考進學宮的寒門弟子,我也讓手下的人,通過兩重,甚至是三重關係,暗中投資、籠絡。

屆時,他們就能成為善哥哥的助力...”

踏踏踏。

身後經過的刻意放輕的腳步聲,打斷了李南蕾的思索。

隻見一位黃衣宦官,稍躬著身軀,貼著紫薇殿牆壁來到首座,對皇帝和皇後說了些什麼。

薛皇後驚愕地捂住了嘴巴,皇帝也挑起眉梢,站了起來,與皇後、黃衣宦官走到殿後庭院。

庭院中已有三人等待。

戶部尚書張敬亭,太常寺卿權涵與學宮行巡程居岫。

皇帝擺手打斷了三人的行禮,看向戶部尚書,“東西呢。”

“在這裡。”

戶部尚書張敬亭從程居岫手中接過一個長條木盒,打開後,裡麵露出了三支新打造的銀質助產鉗、圖紙以及使用說明,“陛下,此物就是由一洢州學子所發明的助產鉗了。

臣閱讀了學宮提交的、有關於助產鉗使用記錄的文檔。

並谘詢了長安城裡的十數位年老產婆,

認定此物確實有著救助難產產婦、幫助分娩的功能。”

皇帝沉聲道,“太醫署怎麼說?”

總攬虞國醫政的太醫署隸屬於太常寺之下,太常寺卿說道:“太醫署的醫師,也在觀摩後認為,助產鉗構造合理,使用簡單,效果顯著,易於推廣。”

“陛下,這是祥瑞啊。”

薛皇後柔聲道:“天下可憐女子、嬰孩不知道有多少因生產苦厄而死,就算是富庶人家也難免不幸。”

何止是生育環境較好的富庶人家,就算是能請動念師屈尊降貴幫忙接生的世家豪門當中,也難免有難產死亡的情況。

“祥瑞...”

已經在皇位上坐了二十年的皇帝,深吸了一口氣,目光如炬,“長安、萬年兩縣,今年預計有多少新生兒?”

“長安、萬年縣,兩縣人口相加,共有一百九十三萬。算上外來人口,便是三百一十一萬。”

戶部尚書似乎已經知道皇帝要問什麼,不暇思索說道:“其中男子一百七十萬,女子一百四十萬。育齡女子四十二萬,新生兒人數,大約為十萬左右。”

“十萬。”

皇帝喃喃道,十萬新生兒僅僅隻是紙麵上的數據,產婦在生產過程中和生產後的死亡率高達百分之一點五,

新生嬰兒死亡率有時候高達百分之二十。

每一次生產,都是在鬼門關前徘徊。

如果助產鉗確實有效,不知道能挽救多少性命。

說是萬家生佛的祥瑞之物,確實冇錯。

“發明這個的洢州學子呢?快讓他來見我。”

皇帝立刻反應過來,助產鉗不僅能在長期範圍內,解決難產,救助產婦,挽救新生兒,增長虞國人口,

還能在短期內贈送至其餘國家,換取切實好處與政治利益。

“這個...”

戶部尚書和太常寺卿看向程居岫,後者苦笑拱手道:“陛下,發明此物的洢州學子是臣的師弟,姓李名昂。

此刻...他應該在參加學宮終考。”

“哦?”

皇帝稍有些驚詫地挑了下眉梢,“還不是學宮弟子麼?姓李名昂,洢州人...他的家中有醫學家傳?”

“陛下,這個名字臣似乎聽聞過。”

太常寺卿猶豫道:“燕國公久患熱毒之疾,經各路名醫醫治不愈,前段時間突然好轉了很多。似乎就是一位來自洢州的姓李學子治好的,不知道是不是他。”

“燕雲蕩?”

皇帝和皇後同時驚愕道,燕國公燕雲蕩是鎮國大將軍,同時也是武道宗師,更是神龍政變中協助推翻聖後、保住李姓宗室的肱骨老臣。

“陛下,聽山長上次說,今年學宮終考困難無比,不妨讓內侍去鴻臚寺外等著。等考試一結束,就將那位學子請來。”

薛皇後提出建議,皇帝剛要點頭同意,卻見黃衣宦官急匆匆走來,輕聲道:“陛下,山長和澹台樂山司業求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