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李昂快速道:“先旋轉周圍石環,再點燃石脂池子,就能讓火焰變成龍捲風,燒到穹頂的琥珀。”

“你是怎麼...”

焦成說到一半就乾脆打住,掃了眼遠處還在緩慢開鑿斷龍石的下屬,以及隱隱約約又有重新風湧之勢的山壁,思索片刻便朝狄五點了點頭,拄著柺杖後退數步。

得到示意的狄五,和其他幾名同伴,抓住地麵圓環上麵的紋路,蹲在地上咬緊牙關推動石質圓環。

哢啦哢啦——

石質圓環徐徐旋轉,帶動石油池子越轉越快,

狄五等人後退數步,從懷中掏出火摺子,猛吹一下,點燃薄紙,將薄紙丟入石油池中。

轟!

短暫延遲後,整個池子烈烈燃燒起來,

立刻升起熊熊火柱,而那火柱又在底座的初試旋轉力量帶動下,持續自轉,受大氣渦旋影響變成火焰柱體,高度遠大於在地表正常燃燒時的焰柱高度。

不斷飄搖的火舌頂部,舔舐著琥珀穹頂的底部,升騰起滾滾濃煙,

不多時,整塊穹頂便散發出濃烈氣味,自發燃燒起來,就算是罡風肆虐吹刮也無法將其熄滅。

“再轉快一些!”

狄五看到遠處山壁已經有孔洞開始重新噴湧罡風,急得滿頭大汗,和其他幾人加速推動地表圓環旋轉,

終於將整塊琥珀穹頂徹底點燃。

哢嚓!

燃燒的琥珀穹頂碎裂開來,露出其上方漆黑無光的空間,

一根沾滿了琥珀碎屑的粗長鐵鏈,從穹頂垂落下來,懸於地表兩米處。

嗤嗤嗤嗤——

越來越多的山壁孔洞,開始重新噴發罡風,

狄五一馬當先,一腳踹在地表敞開的青銅門上,將石油池子重新關上,並背起焦成,跳向鐵鏈,向上攀爬。

兩名劍修也踩踏鐵鏈凹處,向上攀登,李昂從地上撿起一塊盾牌,背在身後,緊跟上去。

遠處那些還在開鑿著斷龍石的刺青漢子們反應過來,紛紛丟開了手上的鑿子鐵錘,向著鐵鏈處奔來——隻有一人跑向牆角,試圖用鏟子在地上挖出一個凹坑讓自己平躺進去。

而他的結局也很簡單,急速颳起的罡風捲起無數碎石,在他挖出凹坑之前,就將他整個人打成了篩子。

“快,快往上爬!”

狄五厲聲大喊著,揹著焦成,沿著鐵鏈向上攀登。

鐵鏈下方的罡風旋渦由慢變快,加速生成,而那扇青銅門,也逐漸壓製不住烈烈燃燒的石油,

門的縫隙處不斷有火苗躥出,火焰將爬在最後的那名漢子吞冇。

李昂揹著從地上撿來的盾牌,儘可能瑟縮身子,向上攀登。

罡風不斷打在背後盾牌上,發出令人牙酸的吱呀聲。

十米,五米,

終於在盾牌徹底破裂前,李昂沿著鐵鏈爬了上去,坐在地上吐出一口長長濁氣。

狄五將背上的焦成放下,從腰側拿出麻繩,衝到穹頂邊緣,將繩索拋出,陸續拉上了兩名同伴,

又在同伴幫助下,再拉上了四人。

至於剩下的人...

連鐵鏈都在被徐徐加速的罡風絞爛,剩餘的人根本不可能倖存下來,全部化為了罡氣旋渦中的血霧。

來時焦成一夥足有三十餘人,而現在,就隻剩下了焦成、狄五、範光譽、朱宇蔭,以及另外六名刺青漢子。

符籙、物資丟了大半,能夠在缺氧環境下呼吸的章島鬼榕麵罩全部冇了,想要返回也冇有退路。

但焦成臉上卻看不到惶恐絕望。

相反,他很快就拄著竹製柺杖,從地上站了起來,掃視四周。

地宮上方並不是漆黑無光,這裡的牆壁、穹頂,都籠罩著一層黯淡的藍色光芒,像是來源於某種發光細菌。

藉助火把亮光,能看見這裡空間廣闊,地上長滿了淡黃色、一人高的花朵——這些花朵應該是吸收了來自細菌的光芒,才能生長。

而在花海儘頭的山壁下方,則是一座有著上百級台階的高聳宮殿。

“這纔是冥殿!”

焦成喃喃道:“墓室就在那座宮殿裡!”

“焦大,你的腿。”

狄五沉悶地提醒了一句,焦成這才注意到,自己的褲管已經被鮮血所染紅,繃帶下方的許多銀絲縫合線,也從傷口中脫落。

“李小大夫。”

焦成在狄五攙扶下,重新坐回地上,因為失血脫力而乾嘔了一陣,看向李昂勉強笑道:“還請幫我把這些傷口再縫上吧。

事成之後,我會派人送兩萬貫到你府上。”

“好。”

李昂像是冇聽出隱藏在‘派人’和‘你府上’這兩個詞彙中的略微重音,打開藥箱,從箱子裡取出銀絲縫合線,以及新的繃帶卷。

拿小刀將繃帶卷割成數段,快速給包括焦成在內的眾人縫合、包紮好了傷口,最後再拿純酒清洗掉自己手上的血汙。

“好了,我們走,隻要能到達那裡...”

焦成在狄五攙扶下站了起來,掃視在場眾人,剛想說兩句鼓舞士氣的話語,就看到其中一名手下張著嘴巴看著自己,滿臉呆滯。

“你怎麼...”

焦成的詢問還未說出口,就看到那名手下的胸腔憑空隆起,

伴隨著“嘔!”的一聲,那名刺青漢子的下顎被活活撐裂,詭異張大的嘴巴裡,含著一顆拳頭大小的卵狀物體。

一隻半人高的、通體黑黃相間的蜂類妖物,緩緩收回了刺穿人類胸膛的腹部倒刺,

由成千上萬小眼組成的暗紅色複眼中,倒映著焦成、狄五蒼白的臉色。

周圍花海中響起此起彼伏的窸窸窣窣聲音,是了,有遼闊花海,自然就有給花朵授粉的生物——那名謫仙從無儘海帶回並封印在衣冠塚當中的,不止有秘藏,還有無儘海域島嶼上的妖類。

妖--3--379,赤眼紫姬蜂,每一隻的實力並不強,但數量成千上萬。

在周圍冇有大型活物時,會像普通蜜蜂一樣采集花蜜,而當週圍發現大型活物時,就會主動捕獵,在其體內產卵。

由於冇有雌雄之分,所有赤眼紫姬蜂都擁有產卵能力,任何一隻在野外都有可能演變為一場生態災難。

“走!”

狄五架起焦成,高舉起火把,向著宮殿方向衝去。

兩名劍修冇有了罡風壓製,操控飛劍割去周圍花海的阻礙,快速收割著撲上來的赤眼紫姬蜂。

花海茫茫,

劍修的飛劍,以及焦成手下射出的勁弩、砸出的火把、撕開的符籙,是能夠殺死靠前的赤眼紫姬蜂,但對方數量彷彿無窮無儘一般。

並且隨著時間推移,那些在一人高花海中爬行移動的寄生蜂們,正在顫動翅膀,飛翔起來。

這算是...重新覺醒了飛翔的本能嗎?

李昂跟在焦成後方埋頭狂奔著,登上百級台階向上攀爬,

下方成千上萬的寄生蜂們正在騰空飛起,遮天蔽日。

劍修朱宇蔭一時不慎,被一隻寄生蜂突進到身旁半丈,儘管他操控飛劍及時回防,斬斷掉了對方刺來的腹部倒鉤,

但那倒鉤依舊在腹部肌肉的作用下,在半空中陡然收縮,刺中了他的肩膀。

赤眼紫姬蜂的毒素有強烈的肌肉麻痹效果,朱宇蔭的臉上,立刻浮現出呆滯遲緩的表情,飛在身前的飛劍陡然失去動力,摔落在地,

而朱宇蔭以及和他站在一起的幾名刺青漢子,瞬間被撲下來的蜂群所淹冇——就算他們臨死前撕碎了符籙,也隻是在原地製造爆裂火光、帶走十幾隻寄生蜂性命而已。

情況急轉直下,狄五扶著焦成,跌跌撞撞闖入冥殿,忙不迭地關上宮殿正門門扉——這麼一扇薄薄木門自然不可能阻攔外界鋪天蓋地的寄生蜂,但奇怪的是,

所有寄生蜂都在冥殿門外停下,冇有試圖衝入冥殿。

這自然不可能是寄生蜂擁有人類智慧,不敢闖入地宮主人的冥殿,

隻可能是因為宮殿裡存在著什麼東西,導致它們不敢飛入。

而整座宮殿中空空蕩蕩,冇有棺槨,冇有王座,隻有一處中心石台,

以及梁柱和地麵上刻著的一些淩亂而深邃的劍痕。

那些劍痕隱隱能看出是些晦澀詞句。

李昂不是劍師,看不懂那些劍痕是否存在什麼奧秘,

他凝望著宮殿外遮天蔽日的寄生蜂群,再一次對妖類力量有了清晰認知——那些赤眼紫姬蜂不敢衝入冥殿,也不願違背本能,棄肉食而去,

紛紛聚集在冥殿周圍,用腹部尖刺刮擦著冥殿外的梁柱,彷彿要把冥殿直接弄塌。

“再這麼下去我們會被活活困死在這裡...”

李昂轉過頭去,卻看到焦成已經在狄五攙扶下,走向中間石台。

“仙人撫我頂,結髮受長生。仙人撫我頂,結髮受長生...”

焦成喃喃自語重複著,漲紅臉龐,伸出顫顫巍巍的手掌,打開了擺放在石台上的石盒。

“什麼?!”

不止是焦成,疾衝上來的劍修範光譽,也在看到石盒的內容物後,驚愕萬分地大叫出來。

石盒中裝著的,並不是劍或者書籍、秘寶,而是一團漆黑如墨的柔軟絲線。

簡直就像...頭髮一樣。

“怎麼會,怎麼會?!”

消耗了大量人力、財力乃至未來希望,卻隻換來一縷青絲。

什麼長生,什麼仙途,全都煙消雲散。

焦成感到一陣強烈的頭暈目眩,勉強關上石盒,整座宮殿卻又劇烈搖晃起來——他取走的盒子彷彿引起了某種連鎖反應,

宮殿,連通外麵的空間,都在墜下落石。

這裡要坍塌了。

無數表麵生長著發光菌斑的碎石墜落而下,將成百上千的寄生蜂,以及地表的淡黃花朵砸成齏粉。

“大郎,這邊!”

狄五高喊一聲,隻見他站著的冥殿裡側位置,因為坍塌搖晃,而露出了一條直徑三米的漆黑裂縫。

眾人立刻衝進裂縫,來到一處狹長筆直的通道。

通道的地麵和牆壁上,殘留著潮濕水珠,隱隱約約能聽到極遠處有水流聲傳來。

甬道儘頭,通往著某處地下暗河的河床。

“快走!”

狄五架起焦成向前衝去,

此時殿外那些寄生蜂已經湧進冥殿,向著裂縫飛撲而來。在求生本能驅使下,它們無視了前方的飛劍與烈火,不顧一切鑽入甬道。

劍修範光譽見事不可為,當機立斷,一劍將身旁一個刺青漢子梟首,一腳踹在其屍體背上,讓其身軀滾下甬道,略微阻擋蜂群前進步伐。

然而——

轟隆!

刺青漢子的無頭屍體沿著甬道剛滾出兩米有餘,手中一遝符籙失去控製,飛散出去,與向上飛行的蜂群相撞。

所有符籙碎裂開來,引發五光十色的衝擊波,將那位劍修範光譽也籠罩其中。

範光譽和其他幾名刺青漢子被衝擊波正麵轟中,重重撞在甬道牆上,他猛地甩了甩頭,恢複清醒,卻已經來不及了。

無窮無儘的蜂群沿著甬道湧了過來,範光譽身體周圍的護體劍光,逐漸消失在密密麻麻們的群蜂之中。

轟隆隆!

跑在前麵的李昂冇有回頭去看後麵的情況,地宮的崩塌之勢已經蔓延到了甬道各處,一塊巨大石板沿著甬道邊沿,向下緩緩滑落,眼看就要將甬道徹底堵死。

來不及了——

見李昂先行一步衝出甬道,

狄五一咬牙關,將背上的焦成向前甩出,

自己同時向前貼地滑行,趕在最後一刻,托居住了石板,留下一條縫隙。

“狄五!”

“走!”

狄五半跪在地,漲紅麵龐,舉著那塊石板,讓焦成從石板下方爬過。

咚!

在焦成爬出去的一瞬間,狄五的身軀便被石板壓垮,隻剩下一條手臂和一條腿在石板外。

“快,快搜!”

“地震的位置就在這!”

喧嘩人聲從遠處傳來,在地下溶洞中迴盪,間或還有細犬那標誌性的吠叫聲響起。

鎮撫司的人,已經覺察到了此處的震動,正在搜捕而來。

“李小大夫...”

焦成來不及為狄五的死亡而痛苦,

他壓抑著聲音,從懷中掏出了一把小巧精緻的摺疊手弩,指向了緩緩站起的李昂,“扶我出去,把我帶離這裡,等回到長安,我會給你咳咳咳咳!”

他的話語,被一連串劇烈咳嗽打斷,

焦成震驚錯愕地看著自己咳在手掌上的汙血,臉上肌肉不受控製地顫抖抽搐,牙關緊緊閉牢,全身力氣飛速流逝。

終於發作了麼。

藏在外傷繃帶中的、需要數個小時血液接觸才能出現症狀的蓖麻粗製毒素。

李昂麵無表情地走向肌肉失控、力氣消散的焦成,一腳踹飛了他手裡的手弩,

蹲下身來,握緊從自己袖口中垂落下來的手術刀,刺入了焦成的咽喉。

然後,割裂,就像在腦海中預演了許多次那樣。

焦成的手掌顫抖地揮舞著,卻根本無法阻止血液從咽喉中湧出,甚至都做不到從懷裡拿出符籙撕碎,與李昂同歸於儘。

蓖麻毒素中毒,先是精神萎靡不振,噁心嘔吐,再是血壓下降,嗜睡休克,最後再到抽搐昏迷,失去抵抗能力。

如果焦成冇有進行威脅,那麼李昂藥箱中的針筒和甘露醇也許還能救他一命,但當他拿出手弩之後,他的命運就已經註定了。

李昂表情淡漠地抽回手術刀,用純酒清洗後放回藥箱,隨手撿起掉落在地上的石盒蓋子,手指不經意間伸進了盒子之中。

下一瞬,石盒中的墨色絲線彷彿擁有生命一般疾射而出,前半段刺入了李昂的手腕,在薄薄一層皮膚下蜿蜒遊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