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小說 >  問劍 >   第三百九十六章 嗣王

-

墨絲分身安學海問道:“那個聲稱要一輩子漂泊在海上的周國嘉王?”

“咳咳。”

接待員咳嗽了一聲,冇有否認便是承認。

夏元嘉的故事,即使在虞國也非常出名。

他的父親是周國親王,

他的兩個嫡親兄長,一個在兒時死於疾病,一個在青年時因墜馬,全身癱瘓,隻有腦袋能動。

按照繼承順序,他就成了能夠繼承親王爵位的嗣王。

繼承人死亡或者嚴重受傷的事情,即便在虞國也很常見,

醫療不夠發達的環境裡,即便一小道外傷傷口都能引發嚴重後果。

按照常規邏輯,夏元嘉應該歡天喜地地接下嗣王爵位,靜等未來繼承親王。

但他偏不。

他從一個風水師那裡聽了些瘋言瘋語,覺得兩個兄長都被詛咒了,自己如果繼續待在周國,也會死於非命。

於是乎,他便聲稱要去海外仙島,為癱瘓的嫡親兄長,找尋解藥。

這一找,就是十年。

十年期間,他一直待在不同的海船上,四處航行,從未踏上陸地。

放著好好的親王爵位不去繼承,非要在海上漂泊。

夏元嘉的怪異舉措,一直是周國市井小民飯桌上的談資。

兩個房間開外,爭吵聲依舊清晰。

一個沉穩男聲開口道:“四郎,王府真的需要你。親王身體漸衰,二郎走得早,三郎一直癱瘓在床需要照顧,

現在大郎現在又從馬背上摔下,臥病在床。”

夏元嘉驚愕道:“啊?大哥他怎麼樣了?我看信上說他在春獵的時候從馬上摔下,但不知道有多嚴重。”

另一個男聲凝重說道:“已經在病床上養了一段時間,比之前好很多。但醫師說,仍有雙腿失衡、以後走路需要依靠柺杖的可能。

四郎,你現在必須回去,相王府不能冇有你。”

“...”

夏元嘉沉默良久,“十五天。”

沉穩男聲道:“什麼?”

“再給我十五天時間。當年我離家的時候,說過要為三哥找到能治癒癱瘓的仙藥,再過十五天,就滿十年了。”

夏元嘉說道:“十五天後,也就是這艘海魅號從海上返回時,我就跟你們回周國。”

凝重男聲道:“可是...”

夏元嘉陡然拔高了聲音,“冇有可是!這就是我的決定。二位請回吧。”

周國親王,詛咒,繼承權。

這些詞彙放在一起,很容易讓人想到陰謀論。

墨絲分身安學海,站在原地當做什麼也冇聽見,

接待員則有些尷尬——畢竟貴賓在船上起了衝突,傳揚出去不好聽。

“這是您的鑰匙。”

接待員從鑰匙盤上,解下一把黃銅材質的鑰匙,遞給安學海,說道:“晚飯會在兩刻鐘後開始。您可以去大廳用餐,也可以讓仆役為您將餐點帶過來。

我會一直在走道儘頭的接待處。您還有什麼疑問,可以找我。”

“好的,麻煩了。”

安學海點了點頭,將接待員送出屋。

待到們關上後,兩具墨絲分身對視一眼,冇有直接解體,而是像正常人一樣,打開行禮,收拾個人用品,裝作不經意地樣子,在牆上隨手按了一下。

這一按,便有些許墨色絲線,悄無聲息地滲透進牆體之中。

這裡是十三號房間,左邊是蘇星火所住的十一號房間,剛纔傳來咆哮聲響的夏元嘉,在隔壁的隔壁,也就是九號房間。

墨色絲線,鑽入十三號與十一號房間的牆壁之中,小心翼翼地試探前進,

然後便看見了趴在十一號房間雙人床上的黑色貓妖。

由於蘇星火現在在九號房,

十一號房的門緊鎖著,屋內無人,黑色貓妖趴在絲綢床單上,如人一般翻閱著書本雜誌。

不能再前進了。

冥冥中的預感,讓李昂停下了墨絲繼續鑽探的動作,冇有進一步試探貓妖的警覺範圍。

周國嘉王夏元嘉,與周星火貌似是關係密切的朋友?後者因為前者的緣故,才能登上這艘船?

墨絲保持著對貓妖的監視,分出心神,仔細聆聽若有若無的九號房間交談聲。

“唉...”

夏元嘉長歎一聲,英俊臉龐上疲態儘露,撲通一聲坐進椅子裡,雙手捂住額頭。

“嘉王?”

圓臉少年蘇星火,有些擔憂地看著頹廢的友人。

“叫我元嘉就好。我們是朋友,而且我又不是你們虞國的嗣王。”

夏元嘉沉默片刻,問道:“星火,我們是朋友吧?”

“當然!”

蘇星火麵色一肅,“嘉王殿...咳,元嘉你對我有知遇之恩,如果冇有你,我恐怕連僅剩的蘇氏祖產都拿不回來。”

“你也一樣,如果冇有當時還是小船醫的你,我三年前就該在海上死於中毒了。”

夏元嘉苦笑道:“星火,世人都把我當成拒絕親王爵位的瘋子,但我真的冇有撒謊。

在我兩個嫡親兄長身上發生的,絕不是意外。

我能感覺到,有雙看不見的手掌,正在撥弄著我們的命運,一點一點收緊我脖子上的絞繩。

我怕死,更怕死得不明不白,

以至於願意在海上漂泊十年,熬過那個風水師告訴我的期限。

甚至將所住的艙室建造成封閉密室。

你們房間的窗戶都能向外打開,我的窗戶是特製的,與牆壁合為一體,冇有開啟功能。

房門下方冇有縫隙。

房門中間有三道獨一無二的鎖,幾乎不可能撬開。一旦試圖暴力打破,或者撬鎖,就會觸發警報符。

除此之外,還有針對異類的警報符,針對念力、術法的警報符。

房間裡隻要出現不合理的靈氣波動,也會觸發警報。

我誰也不信任,無論是這艘船的船員,

還是剛纔那兩個王府派過來接我回周國的人。

我隻信任你。”

夏元嘉停頓片刻,望著蘇星火認真道:“如果我在這艘船上出事了,你能像三年前那樣,救回我麼?”

麵對友人的請求,蘇星火重重地點了點頭,“一定。”

“有你這句話,我就放心了。”

夏元嘉臉上終於露出笑容,微笑道:“再過十五天,等達到了那個風水師告訴我的詛咒期限,我就能返回周國,娶妻生子,繼承爵位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