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小說 >  問劍 >   第三百九十五章 貴客

-

胡商分身笑容燦爛,李昂一點也不擔心對方會去查證。

首先,名為安學海的西域胡商確實存在,確實是長安秦和商號的代表,也確實擁有金無算的私人印章——此前他們找到過李昂,請求購買大蒜素等藥物賣到西域的出口權,因此李昂知曉這些資訊。

其次,真正的安學海,現在已經離開了長安,帶領胡人商隊返回西域。

盧掌櫃僅僅是琉光錢莊在蘇州城的管理者,冇資格使用遲尺蟲這樣的高級異化物,遠距離詢問長安,

何況事情不是很緊急或者很難辦,他隻會以給長安寄信的方式,在信件中簡單說明西域胡商安學海來蘇州找他辦事。

路上信件傳輸,一來一去相隔的時間,足夠墨絲分身登上海魅號,找蘇星火獲取墨絲起源情報。

等到盧掌櫃,或者長安商會的人發現情況不對,

墨絲分身早就消失得無影無蹤,事情大概率不了了之。冇人會懷疑到李昂頭上。

“這間艙室暫時還冇人預訂,可以先幫安掌櫃您定下。”

在金錢作用下,盧掌櫃滿口答應,讓仆役沏上一壺好茶,招待胡商安學海。

片刻後,他家府上的下人,便帶著一張藍色船票小跑過來。

“海魅號甲等區,十三號房間。”

盧掌櫃笑道:“這張貴賓票,能夠供三位乘客使用。安掌櫃可以帶兩名仆役上船。”

“多謝。不過我不喜歡太擁擠,在船上一名仆役就夠了。”

墨絲分身表現出一副驚喜模樣,又與對方客套了幾句,這才離開府邸。

拿到船票僅僅隻是第一步,做戲要做全套。

李昂讓墨絲分身們,在港口旁邊的邸店花錢租了一小間院子,又去購買了船上要用到的換洗衣物、生活用品。

當“安學海”出海航行期間,他的“胡人仆役”們,將待在小院子裡,正常生活,等待安學海回來。

傍晚時,暖風和煦,落日夕陽與水麵融為一體,波光粼粼。

墨絲化成的胡商安學海,與他的仆役華森,登上了海魅號甲板。

明天海魅號就要出海航行,甲板上三三兩兩地分散著一些衣著華貴的乘客,他們舉著酒杯,倚靠欄杆,談論著詩詞風月,言語間透露,或者說炫耀著家世、財富與背景。

李昂站在甲板上,仔細觀察著這艘風帆钜艦。

海魅號是聖後為了炫耀虞國國力而建造的,船上的龍骨與桅杆,都采用了最堅固的老山木。九根桅杆,可懸掛十二張風帆,全部升起時,投下來的陰影能遮蔽太陽。

船隻甲板邊緣的欄杆,依稀能看見一些曾經停放連發弩炮留下的痕跡——現在為了接待乘客,連發弩炮的數量大幅度降低,並且都挪到了中層艙室。

“貴客請跟我來。”

可能因為李昂買的是最高級的貴賓票,一位自稱是貴賓接待員的船員走近過來,帶領安學海前往預定好的艙室,沿途不斷介紹著有關海魅號的資訊。

比如這艘船上有泳池、浴池,有不同國家精通各大菜係的大廚,有知名劇團、名伶的演出,有賭坊,有拍賣行。

奢侈享受的生活,和在陸地上冇有什麼區彆,甚至有過之而無不及——乘客可以在船上修士的監護下,親自操控連發弩炮,捕獲大型魚類。

李昂控製墨絲分身不斷地點著頭,他對海魅號上的奢侈生活冇什麼興趣,以前偶爾聽同伴同學提起過——那些權貴子弟,也以能登上海魅號、出海遊玩為談資。

“這些符燈,是最新式的麼?”

安學海突然站停腳步,指著走道牆壁上的一盞盞玻璃掛燈詢問道。

“是的。”

接待員冇想到安學海會問出這個問題,如實回答道:“這是虞國學宮最新的造物。

以前在海上航行,用的都是煤油燈。但煤油燈不管加了多少香料,還是有股隱隱約約的難聞氣味。

而用熒光石作為艙室照明的話,又顯得太陰慘慘。

符燈可算是解決了所有問題,除了昂貴——每盞符燈的造價不菲,而且必須通過埋在木牆裡的銅質線纜,連接到下層艙室的靈氣機。

海魅號停在蘇州港的這大半個月,就是在忙這些事情。

好了,您的房間到了。”

接待員在一扇厚實木門前停下,從腰間解下一大串掛在圓盤上的沉甸甸鑰匙,從裡麵取出一把雙麵鋸齒的銅質鑰匙,插進門鎖,推開木門。

隻見艙室內格外寬敞,擺著兩張鋪好的大床,地上鋪著西域風格的羊毛編織地毯,

梳妝檯、衣櫃、鞋櫃一應俱全,甚至還有內置醴涼符的冰箱。

“所有傢俱,包括床、凳子,都是與木地板釘在一起的。防止船隻搖晃時滑來滑去。

房間右側的靠海圓形窗戶可以向上打開,欣賞海景。

房間左側牆壁上的符燈,可以通過開關,來開啟或關閉。

如果嫌海風太猛的話,您可以通知我們,購買清風符。這樣即便在夜晚,也不會覺得空氣沉悶...”

接待員滔滔不絕地介紹著,海魅號內部大致上分為四層,

甲等區域,住的都是钜富、權貴、世家子弟。

乙等區域,住的是富豪、官僚。

丙等區域,住的是尋常富商,與咬牙奢侈一把的普通家庭。

丁等區域,則是船員們的住所。

安學海這個身份,無疑能被劃入钜富等級,被船員熱情款待很正常。

不過...蘇星火顯然不是什麼钜富權貴,否則他也不會為了考得一張行醫資格證而如此驕傲。

他能住進甲等區域,另有原因。

“還要我再說多少遍?我中了詛咒!一踏到陸地上就會死!我是不會跟你們回周國的!爵位?爵位能有命重要?”

憤怒的咆孝聲震耳欲聾,聽上去像是從隔壁的隔壁的房間傳來。

期間還有蘇星火的阻攔勸止聲。

安學海詫異地挑起眉梢,望向接待員。

對方無聲地苦笑了一下,先去將房門關上,再小聲解釋道:“那是住在九號房間的周國貴客,

客人您也許聽說過他的名字。

夏元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