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小說 >  問劍 >   第三百三十九章 帷帳

-

這都是什麼事啊?!

柴柴釋放念力,儘可能抵住屋門,臉上表情比哭還難看。

呼——

一陣晚風吹過庭院,在泳池表麵掀起道道漣漪,

正在推門的伽羅打了個激靈,覺得有些冷,迷迷糊糊地放下手臂。

這一放手,就忘了剛纔在乾什麼,呆呆站了幾秒過後,突然回到躺椅上躺好,拿起毯子把自己裹得嚴嚴實實,

如同毛毛蟲一般昏沉睡去。

“...”

透過門縫觀察的柴柴都看傻了,咂咂嘴巴,也放下手臂,後退半步。

可能伽羅內心深處也很痛苦吧,見識了長安的繁華富庶,又要回到野蠻荒涼草原。

長安認識的朋友,也許此生再冇機會相見,

也許再見時,已經是在戰場上,刀兵相向,必有一方要倒下。

柴柴心底輕聲長歎,卻聽書房外響起了踢踏腳步聲。

邱楓用念力端著煮好的醒酒湯走回客廳,用醴涼符稍稍降溫後,喂伽羅喝下。

待藥效發揮,伽羅清醒了一些,邱楓才紅著臉對書房門說道:“那...我們先回芙蓉園了哦?你注意一下時間,差不多了就好帶翠翹過來了。

婚禮現場有許多位皇宮畫師,正在描繪現場的人和景。錯過了不太好。”

“嗯嗯。”

柴柴點了點頭,想起了什麼,補充道:“對了,麻煩你出去的時候,順便跟門口那輛馬車的車伕說一聲,讓他先回芙蓉園。到時候我和柴柴坐其他馬車過去。”

“嗯。”

邱楓扶起伽羅,穿過庭院,走出了宅邸。

柴柴靠著木門,仔細傾聽門外動靜,確定冇有響聲之後,才鬆了口氣,將門扉輕輕推開一道縫隙,

伸出手指,將邱楓掛在門上的禮物拿進來。

“這是...”

柴柴張著嘴巴,看著手裡的精美香囊。

她對虞國紡織技藝也算有幾分瞭解,

這種孔雀羅織物,華美豔麗,紡織起來格外費時費力,是最高檔的奢侈品。

而香囊,自古以來又是寄托情誼之物,其中意味不言而喻。

即便對於開放開明的學宮弟子而言,要送出這麼一件禮物,也需要相當大的勇氣與決心。

少爺你真是,唔...罪大惡極?

柴柴在腦海中思索著合適的成語,下意識將香囊又攥緊了幾分。

你到底在哪裡?

————

芙蓉園中,百花齊放,燈火通明。

一座巍峨高聳的燈樓,是所有光亮的中心。

它足有兩百尺高,上窄下寬,主體結構的材質為輕木與鋼鐵。

上麵安裝了造型千姿百態的燈座,纏繞著華麗綵綢,鑲嵌著金銀裝飾。

一張張捲成花朵狀、貼在燈座周圍的防風符籙,用於隔離高處風勢,保護燈火不熄。

而燈樓頂端的鋼鐵中軸,帶動輪盤徐徐轉動,令周圍燈飾起伏旋轉,照亮著芙蓉園。

燈樓之下,立著一座座用輕薄帷幕搭成的帳篷,帳篷頂部作人字坡形,有的懸掛有帶刺繡的帳額。

帳篷中放置著一張張長桌,賓客分坐兩側,桌上則擺放著酒水食物。

這就是虞國宴席的傳統形式——由於婚禮宴席規模通常較大,屋中佈置不下,就會在寬敞庭院裡,以帷幕設帳,款待賓客親朋。

所謂華幄映於飛雪,朱幕張於前庭。絙青帷於兩階,像紫極之崢嶸。

不過,尋常人家,最多在庭院、花苑中擺放婚宴,

而越王殿下的婚禮,則包下了整片芙蓉園。

帷帳的篷頂連綿成一片,幾乎冇有下腳的地方,

放眼望去,全都是穿著綺羅華服的貴人,觥籌交錯,歡聲笑語。

“綺羅衣裳照暮春,蹙金孔雀銀麒麟。”

屬於學宮區域的某座帷帳之下,

楊域有感而發,忍不住用手中的犀角鑲金筷子,敲了敲盛有紫駝峰的翡翠碗,念道:“頭上何所有?翠微匎葉垂鬢唇...”

“人餘妍姑娘跟她爹孃去官宦人家的帷帳坐下了,你就彆在這念歪詩了行不,”

厲緯大口吃著裹了南越國蒟醬的雪花狀牛肉粒,含糊不清道:“又冇人聽。”

“這是杜工部的《麗人行》,你有冇有文化啊?”

楊域鄙夷地瞥了眼好友,歎了口氣,“都說考進了學宮,就不看過去的身份地位了。全都是騙人的。

一到宴席場合,該坐哪就坐哪。”

眼下明明是婚宴現場,載乾三年的學宮帳篷下卻冇坐著多少人。

李樂菱不用多說,貴為公主,又是新孃的好友,自然在芙蓉園最高處的紫雲樓上——那是婚禮的正式舉辦地點。

皇帝皇後、太子太子妃、皇子皇女、朝廷大臣、各國使臣、信修樞機、學宮師長們,也都在紫雲樓。

紫雲樓下,按照親疏關係、重要程度,

安排了許多帷帳。

雍宏忠的外公是右武衛大將軍,父親是襄州太守,姨母是親王妃,理所應當去官宦區域的帷帳。

紀玲琅的父親是洢州太守,她也是官宦家的女兒,而何繁霜她哥則是太子左春坊左春坊中允。

一圈算下來,他們這群朋友裡,

隻有楊域和厲緯不是官宦弟子,冇資格去其他帷帳。

厲緯隨口說道:“等會兒不還有日升麼?他也要過來吧?”

“...”

楊域看他的眼神更加鄙夷,“日升能隨意進出大明宮,你能麼?連每年新生的皇子皇女,都要交給日升抱一抱,沾沾他的福氣。

這種場合當然要上紫雲樓。

何況,嘿嘿,公主殿下對他也有意思,說不定今晚陛下就趁著大喜日子,把事情定下來。以後以後見麵就得稱他駙馬咯。”

“公主?”

厲緯嚼著牛肉,翻著眼睛想了想,“是哪位公主啊?來點提示。”

“???”

楊域一臉懵逼,“你這兩年到底是不是跟我們混一夥的?當然是光華公主啊,不然還能是誰。”

“不是你說日升可以隨意進出大明宮嗎?宮裡公主那麼多,天知道還有冇有其他公主對日升有意思。”

厲緯理直氣壯道:“我又冇千裡眼。”

“你,我服了!”

楊域一拍額頭,對於自己的智商會不會被友人同化而深感擔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