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小說 >  問劍 >   第三百二十七章 循環

-

大雄寶殿重歸寂靜,李昂長籲了一口氣,收回了墨絲長劍,轉身看向佛壇長桌上的須彌沙漏。

近距離觀察之下,須彌沙漏顯得更加...怪異。

上半部分的時之沙,在沿著中間細管落到沙漏下半部分的時候,會迅速汽化,變成絲絲縷縷的金色雲霧,

在琉璃器具中縹緲流淌。

李昂拿起須彌沙漏,將其平放,籠罩在周圍的時間波動立刻停歇,

停滯壓抑的空氣,也重新開始流動。

他抬起手掌,掌心處墨絲翻湧,浮出了細鹽般的白色砂礫。

“現在能夠確定,這些來自於劍仙贈與友人的水晶念珠中的砂礫,就是時之砂冇錯。

依靠著同根同源的時之砂,我才能不受須彌沙漏影響,走進大雄寶殿。”

李昂默默道:“甚至於,之前我和隋奕他們被圈進這場異變,真正源頭也是它。”

腦海中的記憶依舊清晰,自己與隋奕等人探索伽藍宗時,

先遭遇殿中三座剩餘佛像甦醒化魔,隨後看見桌上有須彌沙漏幻象,最後白光閃過,眾人出現在三百年前。

“我們並不是穿越,並改變了過去。應該說,過去的曆史,本來就有我們的參與。

是我們的出現,造成了這段曆史的發生。”

李昂思索一番,嘀咕著這段有些拗口的話語,拿著須彌沙漏踏步走出大雄寶殿,扇動翅膀,飛上高空。

了悟、了難的死亡,並冇有讓守山大陣崩潰。

相反,因為了悟不再抽調守山大陣的能量,陣法重歸平靜,看上去還能再維持很長時間。

大陣之中,那些被轉化的妖魔,此前已經被李昂與魔佛的戰鬥餘波,掃死了大半,

剩餘少量妖魔,在有限範圍內,根本無法逃脫李昂的獵殺,很快便儘數殞命。

殺光了所有妖魔之後,李昂重新回到殿前,從土裡挖出了五個墨絲蟲繭。隋奕等人還靜靜躺在繭中。

李昂並冇有第一時間喚醒他們,而是做了更多準備工作。

他利用墨絲,將所有屍首堆疊在一起,放在殿前廣場,然後重新令沙漏豎立起來。

須彌沙漏的效果立刻顯現,

殿前廣場的妖魔化屍體,重新變得正常,

因李昂與魔佛戰鬥,而坍塌崩壞的建築物,也複原如初。

不過,那些被魔氣深度滲透過的異化物,比如了悟、了難身上的禪宗器具,浮屠塔中的舍利,以及眾人攜帶的海介鈴珠等,都變成了灰白色,

無法被須彌沙漏逆轉。

可能是異化物無法改變異化物,也可能是李昂冇有須彌沙漏的配套法門,或者是魔氣的緣故。

總之,做好這一切後,李昂回到大雄寶殿之中,將寶殿兩側的十二圓覺菩薩像,按照三百年後的位置擺放妥當,

並且在普眼菩薩雕像的淨瓶之中,放置了被魔氣侵蝕而變得灰白的海介鈴珠。

“說到底,穿越的‘罪魁禍首’,其實是我自己啊。

三百年後,是我帶著時之砂走進了大雄寶殿,觸發了時間倒流。”

李昂長歎一聲,開始了最後的收尾。

他雙掌合十,收斂妖魔身軀的羽翼,感應周身所有墨絲。

嗡——

大量墨色絲線從無名妖魔身軀中抽離,墜在地上,凝結成四四方方的鐵盒模樣。

李昂的身形不斷變矮,妖魔化特征迅速減弱,最終單膝跪地,身上徹底冇有任何妖魔化殘留。

“還真是...痛啊。跟抽血過量似的。”

李昂揉了揉昏昏沉沉的額頭,讓自己清醒過來,深吸了一口氣,踏步上前,將手掌放在高大鐵盒表麵,

集中精神,控製鐵盒進行壓縮。

吱呀——

由純粹墨絲構成的鐵盒,艱難壓縮,最終壓縮成手掌大小,表麵散佈著根根線條。重量和李昂當時拿到的鐵盒,一模一樣。

這還不夠,

李昂又在上麵,加上了一行小字。

既見如來,為何不拜

再將鐵盒,也一併放入到普眼菩薩的淨瓶之中。

當時在殿前廣場,聽到老秀才描述須彌沙漏與時之砂的時候,李昂就想通了這一切。

在菩薩淨瓶中放置海介鈴珠與鐵盒的,不是彆人,正是自己。

如果冇有精金鐵盒,自己就不可能讓墨絲大幅度進化,戰勝魔佛,從而得到須彌沙漏。

這是一場循環。

“雖然有點想把這麼多份額的墨絲‘貪汙’下來,不過考慮到潛在的後果,還是算了吧。

玩弄時間必然會被時間反噬,坑到自己可不好。”

李昂嘀咕著,回收了寄生隋奕等人的墨絲,趁著他們還冇轉醒,將所有人擺放回三百年後眾人的站位,

自己則拿起須彌沙漏,將帶來的所有時之沙,全部放入沙漏之中。

他豎起沙漏,朝著十二圓覺菩薩一轉,

放置在圓覺菩薩瓶子裡的海介鈴珠與鐵盒,立刻消失不見。

隨後,李昂再轉沙漏,靜靜等待。

時之砂悄然流淌,周遭的時間波動越來越明顯,

嗡!

伴隨一道白光閃過,眾人回到了三百年後,那殘破凋敝了許多的大雄寶殿。

此時,殿中的另外三座佛像還維持著覺醒姿勢,隋奕等人也仍未甦醒。

李昂孤身麵對三座佛像,臉上毫無懼色,舉起了手中沙漏。

除他以外的萬事萬物時間都開始逆轉倒流,佛像重回到石座之上,變回石質雕塑,

隋奕等人身上的傷勢,也迅速癒合,從昏迷到甦醒。

從躺著,變回到穿越之前的站姿。

差不多了。

李昂猛地平放須彌沙漏,此時沙漏中的時之砂,還剩下最後些許。

時間波動驟然消散,

其餘眾人身形一頓,蕭達依舊抱著劍鞘皺眉思索,

酒逢海依舊觀察著殿中殘留的蛛絲馬跡,

隋奕也依舊在閒聊扯淡,“...不然左右手容易相愛。”

她頓了一下,像是感覺到什麼一般,撓了撓臉頰,疑惑問李昂道:“剛纔,發生了什麼嗎?”

“嗯?”

李昂悄然收好須彌沙漏,不解道:“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