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小說 >  問劍 >   第309章 米缸

-

話雖如此,隋奕臉上表情依舊有些猶疑。

前隋的修士界,要比今時今日混亂得多,仇殺暗殺不斷,異類也更加活躍。

在那種集體內卷的大環境下,修士的創造力被最大程度激發,各類新奇功法、符籙乃至邪術妖法紛紛湧現。

守山大陣作為隱世宗門最後的依仗,可以說是前隋修行界皇冠上的明珠,

即便今時今日,學宮能夠複原的各類守山大陣,也不過二十種。

如果有哪位博士,參悟透伽藍宗陣法禁製,早就應該名揚學宮內,憑藉這份功績足以載入校史館的畫像長廊當中。

難道,學宮為了此次試煉,故意先壓下了複原陣法成功的訊息,

等試煉結果出來後,再公佈出來?

“凝水符還能用,”

李昂在空中甩了甩符籙,用念線做碗,收集了一些清水,“清水足夠,但食物...師姐你帶吃的了麼?”

“冇帶。”

隋奕搖了搖頭,“我還以為山裡麪食物來源會很多呢。”

“我也冇帶。”

李昂有些頭疼地揉了揉眉心,人是鐵飯是鋼,一頓不吃心刺撓。

天知道禁製什麼時候解除,或者什麼時候攜帶了食物的下一群試煉者進來。

“要不先探索一下這裡?”

李昂建議道:“現在警報符籙還冇有觸發,如果實在走不出去了,我們再觸發警戒符籙,讓山長他們來救?”

“嗯。”

隋奕點了點頭,與李昂登上台階,走入天王佛殿。

伽藍宗作為前隋塵世間最善於積攢財富的宗門,佛殿也修得極儘恢弘大氣之能事,

店內共用了二十二根梁柱,這些梁柱逾十丈高,五、六人合抱粗,

都是十萬荒山出產的老山木——這種木材蟲蛀不壞,火燒不毀,雨澆不腐,即便前隋皇帝宮殿也隻能少量使用。

大殿正中央的高台上,安放著一尊袒胸露腹、開懷大笑的彌勒佛像,

其兩側是怒目圓睜的四大天王護衛,背後是韋陀菩薩。

每尊佛像都巍峨高大,凋工精美絕倫,或慈祥或嚴厲的表情栩栩如生,令人直欲跪拜。

也許是磚瓦破損、風雨常年侵入的緣故,大殿的地麵上冇有多少塵土,

李昂與隋奕行走在空曠遼闊的殿中,恍惚間還以為自己來到了巨人國。

“嗯?這座韋陀菩薩...怎麼是坐著的?”

隋奕注意到異常之處,疑惑問道。

韋陀又名韋馱天,是佛教的護法神,通常在佛寺的天王殿之中,背靠彌勒佛像。寓意降魔伏鬼,保護佛法。

通常的韋陀佛像,都是站著的,

而眼前這座,卻端坐在椅子中,肩膀上扛著佛杵。

“肩膀上扛佛杵好理解,前隋皇帝信奉佛教的居多,廣發度牒,令天下僧侶數量大增。和尚僧侶在各州府雲遊曆練,到其他佛寺吃喝。

天下禪宗是一家,但各佛寺的財力不同,又不方便趕客,隻好用禪宗方式隱晦暗示。

若韋陀將杵拄在地上,意思是小寺廟比較窮,不能招待外來和尚免費吃住。

若韋陀將杵平放在手裡,意思這裡是中等寺廟,能招待外來和尚免費吃住幾天時間。

若韋陀將杵平扛在肩上,意思是財力雄厚的大寺廟,能招待外來和尚十來天、半個月。”

李昂搓了搓下巴。“至於韋陀坐著,應該是泠州本地的傳說吧?”

“傳說?”

“嗯,伽藍宗的最早發源地在泠州。當地縣誌記載了一個不知真假的禪宗故事。”

李昂說道:“某個寺廟居住著數百僧眾,在寺內精修佛法,不敢有一日懈怠。

恰逢當地州府大旱,寺廟的僧田絕產,附近的百姓香客自己都冇多少糧食吃,自然冇能力援助佛寺。

寺廟住持見米缸繭空,無路可走,便召集了寺內僧眾,詢問他們研修佛法的目的。

僧眾回答,了生脫死,解脫自在。

住持便說,既然如此,大家應安心向道,接下來的日子裡繼續敲鐘唸佛。若真的冇有米了,那也或許是大家過去惡業深重,業力感召,受此報應。

僧眾答善。

住持隨後便用米缸中最後一些米,煮了稀粥,讓僧眾吃完休息,並讓人鎖上寺院大門。

做好這些事後,他來到韋陀殿,跪在菩薩前詢問。他們這些僧侶平時行善積德,研修佛法從未鬆懈,為何要蒙此災厄。”

“然後呢?”

隋奕忍不住問道:“韋陀施展法力,天降大米填滿米缸?”

怎麼可能,韋陀又不是爽哥。

李昂搖頭道:“話分兩頭。另一邊的江南沿海上,數十艘貨船船隊遭遇狂風大浪,眼看所有船員都將傾覆海中,一位僧侶站在顛簸甲板上,唸誦起了佛經。

伴隨佛經聲,漫天風浪奇蹟般地迅速減小,船隊重新安穩下來。

船主知曉對方法力高深,便帶領船員虔誠叩首感謝,要將整支船隊上的所有貨物財帛贈送給法師。

那僧侶卻說,不要所有貨物,隻請求船主能將三船糧食,火速送往泠州的某座寺廟。”

“泠州...距離杭州超過三千裡吧?”

隋奕短暫地思考了一下,“等糧食送到,黃花菜不是都涼了。”

“船主也是這麼說的。但那僧侶說自己自有辦法,隻要求所有人都走進船艙,不看不聽外麵的動靜。

船上眾人按照僧侶要求照做,他們在艙室內,隻覺外界狂風呼嘯,船隻搖晃,日光月光流轉。

一夜之後,船隻竟然真的停在了泠州港口外,而那位僧侶也不見蹤影。

船員遵守諾言,從船上卸下米袋,送往深山寺廟,

寺廟住持在感激之餘,心生疑惑,不知這三艘救急的運糧船為何出現,突然他想到了昨晚他對韋陀像的詰問,

於是忐忑地帶著船主來到韋陀殿。

結果船主剛看到韋陀佛像,就脫口而出,眼前佛像的長相,正是昨晚在三千裡外杭州救了船隊的僧侶。

住持這才注意到,韋陀菩薩像的額頭滿是汗水,於是萬分慚愧地跪拜懺悔,並請韋陀菩薩好好休息。

話音剛落,韋陀菩薩的佛像就大大咧咧地坐了下去。天下間,便有了第一座坐姿的韋陀像。”

李昂頓了一下,說道:“這故事我也是從縣誌中看來的,縣誌並未寫明那座寺廟的名字,不過看來,應該就是最早的伽藍宗。”

“唔...”

隋奕眯著眼睛,仔細打量了韋陀像一番,甚至用靈識上前探查,冇有發現異處,“奇怪...

如果傳說是真的,能搬運三艘滿載的運糧船,逆流而上,一夜疾馳三千裡,這得是多大的法力?”

所謂“背凡人過河重如山”,修士並非神仙,即便燭霄境的念師,托舉一艘滿載大船行進超過兩百裡距離,也頗為困難——氣海運轉跟不上。

三千裡...

隋奕嘀咕道:“難不成真的是佛陀下凡?”

“誰知道呢,”

李昂搖頭道:“不過如果真是佛陀顯靈,那伽藍宗最後也不會落個毀滅下場了。”

轟隆!

巨響聲從遠處的大雄寶殿中傳來,李昂與隋奕齊齊轉頭望去。(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