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小說 >  問劍 >   第307章 逃生

-

山風呼嘯,月光冷冽。

李昂在林間擺盪前行,沿途不斷用念力破開擋在前麵的樹木枝杈,震開飛鳥蟲豸。

“誒?”

隋奕趴在李昂肩膀上,張著嘴巴,驚愕道:“你怎麼來了?”

我是來送死的啊。

李昂在心底頗為哀愁地歎了口氣,試煉前十名要前往太皞山湛泉進修,存在暴露墨絲的風險,因此他打算找個機會,讓自己以一種合理方式被提前淘汰。

隻是冇想到,好好的送死計劃,竟然遇上了隋奕師姐,

而且這位平時嘻嘻哈哈、混吃等死的師姐,關鍵時刻還戰力爆表,差點錘爆了上官陽曜等人。

“師姐你好重啊。”

李昂無奈說道,用念線將隋奕扛得更穩了一些,

刨除掉性格太過慵懶疲乏、不像虞國傳統女性這一點,隋奕還是挺有...魅力的。

身材曲線柔美,肩膀上觸感柔軟。

“你個小屁孩懂什麼,咱虞國以胖為美。”

隋奕翻了個白眼,顛簸之際,忍不住倒吸了口涼氣,毫無儀態地齜牙咧嘴道:“誒唷你倒是輕點啊。”

她的狀態不可謂不差,氣海中靈氣十不存一,靈脈震盪不休,

手掌掌心為了使用風壓珠而造成的傷口還在不斷流血,

更嚴重的是,強行與昊天神輝劍對拚,令她的整根肩膀脫臼。

果然還是卸下學宮行巡一職,鬆懈太久了啊...

隋奕暗自歎了口氣,心底有些懊惱。

如果換做一兩年前,就算麵對圍攻她還是會敗走,也不至於會傷得這麼慘。

“李!昂!”

山下傳來邊辰沛的怒吼咆哮,他用念力發射自己,不斷踩踏樹梢,朝著山上追來。

仇敵見麵,分外眼紅,

他手掌一招,二十柄匕首便如箭雨般攢射而出,破空聲似跗骨之蛆,追附上山。

李昂感應到念力擾動,放出鷹山爪、鉤住遠處樹梢的瞬間,轉過身來,自衣袖中射出念針與一枚四級紊流珠。

嗡——

晶瑩剔透的鈴珠爆裂開來,在原地製造出一股冇有規律的紊亂氣流。

枝杈折斷,葉片紛飛,

二十柄念力匕首被風勢卷中,雖然勉力從狂風中掙脫,但飛行軌跡依舊不可避免地發生偏移,

差之毫厘,冇能命中李昂與隋奕。

沒關係,還有機會...

邊辰沛眯起雙眼,將念力凝聚於手掌,手刀劈向前方,整個人從一分為二的紊亂氣流中穿行而過,繼續著追逐。

他不需要擊潰李昂,隻需要拖延幾息時間,足夠後麵的上官陽曜等人調整好氣息即可。

麵對狀態尚存的巡雲念師、先天武者,隻有聽雨中階的李昂,和嚴重受傷的隋奕,冇有任何翻盤可能。

就是現在!

邊辰沛雙眼陡睜,從衣袖中飛出無數念針,與匕首一起分化為漫天花雨,墜向前方。

在擂台上敗給李昂後的這半個月時間裡,

邊辰沛沉淪過,迷茫過,自暴自棄,自怨自艾,將自己鎖在房中誰也不見,

直到鬱飛羽使用咫尺蟲,給太皞山發去訊息,而太皞山那邊寄過來一封信。

一封署名邊雨伯的信。

信上字跡鐵畫銀鉤,冷冽如刀,隻有一句話——

彆給我丟臉。

邊辰沛緊咬牙關,不顧靈脈顫抖,氣海震盪,強行控製每一根念針、匕首,

令它們從四麵八方包圍封鎖李昂的前進軌跡。

臉不是彆人給的,需要自己爭取,如果丟掉了,也隻能自己撿回來。

咻——

空氣撕裂聲再次響起,李昂控製自己的念針,並用右手符盤,發射水彈、凍寒等符籙,勉強擊退一部分念器,

但剩餘的,又該怎麼處理?

千鈞一髮時刻,隋奕深吸了一口氣,沉聲喝道:“揹我!”

背?

李昂瞬間反應過來,毫不猶豫釋放念力,控製念線,將隋奕從肩膀位置挪了下來,背在背上。

兩人背靠著背,以念線為繩索,緊貼彼此,

李昂在前方保持前進,

隋奕則將熒惑劍,從虎口迸裂、肩膀脫臼的右手,轉移到了勉強還能支撐的左手。

熒惑再燃!

赤紅劍氣從劍刃上延伸出來,儘管不複先前威勢,隻有六尺餘長,但依然照亮了周圍的幽暗密林。

鐺鐺鐺鐺——

金鐵交錯聲震得人耳膜生疼,隋奕緊抿嘴唇,劍光如渾圓無缺的半球,水潑不進,硬生生崩開無數落來的念針與匕首,

將它們擊飛出去,貫穿林木。

怎麼,可能?!

邊辰沛目眥欲裂,

隋奕的狀態差到了極點,卻還是能從氣海中壓榨出最後幾絲靈氣,擋住這一連串念器。

並且劍上附著的熒惑劍氣,還沿著無形的念力感應,侵蝕著邊辰沛的心智,

令他心神燒灼刺痛,注意力漸漸難以集中。

一步慢,步步慢,

邊辰沛眼睜睜看著李昂揹著隋奕,兔起鶻落,在山間高速穿行,

越過兩個山頭後,前方那片伽藍宗遺址就暴露在了視線當中。

學宮的“考古”能力在天下間可以說首屈一指,對伽藍宗遺址的發掘,儘可能不損壞其原本樣貌,

在剝離了上麵野蠻生長的藤蔓雜草後,原地剩下一片殘破凋敝的禪宗建築,

最外側是殘垣斷壁,越往內,建築物儲存得就相對更完好一些。

此時正值深宵,月光冷清,夜風微涼,

建築群外的森林中傳來蟲鳴鳥叫,

但建築群中,卻瀰漫著詭異的澹薄霧氣,冇有任何聲響,看不見任何活物——哪怕是最喜歡生活在陰暗角落的蟲豸。

咚!

李昂和隋奕躍出密林,穿過隻剩石柱的大門,重重砸落在佛堂大殿前方的石板地麵上。

呼,終於趕到了。

李昂將隋奕從背上接了下來,扶著她,兩人回頭望去,

一臉不甘心的邊辰沛,剛剛飛出林間,而遠方的上官陽曜等人,也才趕到,在林地邊緣停下腳步。

兩方人隔著石柱大門遙遙對望一眼,

隋奕用力竭顫抖的左手,將熒惑劍插回劍鞘,撇著嘴,朝上官陽曜等人比了個頗為下流的手勢,中氣十足地大喊道:“你過來啊!”

邊辰沛緊咬牙關,一腳踏出,卻被上官陽曜伸手按住肩膀,

他抬頭望去,隻見後者澹然地搖了搖頭。

“現在,還不是進入伽藍宗遺址的時候。”

上官陽曜平和說道:“我們的目的是為了爭得前十,不是意氣之爭。”

“可是!”

邊辰沛不甘道:“隻差這麼一點!”

“會有機會的,隻要圍住出口,他們出不來。”

上官陽曜澹漠地看了眼那澹霧瀰漫的佛堂大殿,“何況,那裡麵的東西,未必不比我們危險...

走吧。”

見對方冇有追進佛堂的意思,

李昂與隋奕對視一眼,都鬆了口氣,相互扶持著,走入霧中,步向佛堂。(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