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小說 >  問劍 >   第二百五十六章 偷襲

-

“這次被閣下俘虜,老朽甘願認栽。”

司徒豸乾脆道:“蘇州蠱毒,老朽會主動撤去,收拾好殘餘場麵,不再影響虞國江南的東西兩道。

閣下則將老朽,與老朽的弟子放了,

老朽會提供一半的、能釋放大量蠱蟲的疰蠱妖的所在地址,

讓你們的人可以將疰蠱妖挖出來,銷燬掉。

等我二人到安全的地方之後,我再寄出書信,交代剩下一半的疰蠱妖所在地址。

從此以後,老朽此生再也不踏入虞國土地,不傷害虞國百姓。

為了證明誠意,閣下大可以用學宮東君樓的那件異化物,誓約戈矛,來作為見證。”

誓約戈矛。

申屠宇眼皮一跳,他是學宮弟子,比奚陽羽他們大幾屆,當年也差點成為學宮行巡,因為過於疲懶怠惰,冇能選上。

是後來,他成了皇宮供奉之後,纔有權限接觸到學宮東君樓的更多隱秘,瞭解了那些埋藏在地下深處的異化物。

“...”

申屠宇懸浮原地,

思索良久,緩緩點了點頭,

“好。”

他用右手控製劍光牢籠,左手伸入懷中,拿出一隻小巧玲瓏的千紙鶴。

見到千紙鶴,

司徒豸的表情略微一鬆。

這種千紙鶴,是少數虞國高層修士纔會使用的通訊手段。

其能帶著資訊,

飛到所要寄到的人手裡。

比通訊銅片之類的,慢是慢了些,

但勝在精準無誤。

申屠宇用手指在千紙鶴上寫寫畫畫了什麼,彷彿已經和司徒豸談好了條件,

下一瞬,這位皇宮供奉陡然暴起,右手猛地握拳,劍光牢籠瞬間收縮到極限,無數劍芒,將司徒豸與其弟子雨世的肩膀、腳踝等,徹底貫穿。

“你...”

司徒豸駭然錯愕,他能感覺到,申屠宇冇想著殺死他,這些劍芒隻是封鎖了司徒豸的靈脈走向,令靈氣運轉效率下降到原本的十分之一。

不等他做出相應反應,

司徒豸背後的空氣掀起道道漣漪,

一個披著鎧甲,留著短髮的軍裝漢子從半空中浮現,猛地用一副金屬彎鉤,穿過了司徒豸的琵琶骨,

並將石鎖鐐銬,拷在了司徒豸的雙手雙腳之上。

武道宗師?!

情況萬分危急,申屠宇根本來不及管那個頭髮與膚色蒼白的少年,兩指併攏,夾緊一根刻滿了密密麻麻符文的纖細金針,

徑直刺向司徒豸眉心。

呲——

金針貫入司徒豸額頭,綻放出微微光亮,

司徒豸的所有靈氣運轉,乃至心神意念,全都在金針作用下,陷入停滯。

“呼...”

申屠宇長舒了一口氣,擦了擦額頭上的些微冷汗,

不管司徒豸那番有關於疰蠱妖的話語,是真是假,現在都可以稍微安下心來了——他在金針作用下,停滯不能思考,

也無法發出啟用疰蠱妖的指令。

至於後續,鎮撫司裡那些專門針對修士的刑訊好手,與學宮東君樓的博士們,

自然能從司徒豸的嘴裡,撬出所有疰蠱妖的所在地址,

消弭掉這場對虞國來說也無比麻煩棘手的災禍。

說難聽點,是戕害身體,以未來換現在。

“卑職還要鎮守江南道,無暇抽。押送司徒豸回長安的職責,可能就要勞煩申屠供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