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小說 >  問劍 >   第二百三十五章 江麵

-

李昂的話語立刻引來了學宮弟子們的響應,利用念絲控製航模是一種體驗,而靠自己的雙腳蹬上天,又是另一種體驗。

李昂也在製作飛行器之初,就做好了預想——

異世界原版的信天翁號,為了能提升飛行可行性,想方設法地減輕機身重量,

蒙皮采用聚酯薄膜。這種材料的剛性、硬度、韌性較高,但抗撕裂效能較差,出現破損後很容易擴散。

其翼梁,是直徑5厘米,壁厚約0.5毫米的鋁合金管,

其翼肋,由直徑6毫米,壁厚約0.25毫米的鋁合金管、輕木、玻璃纖維製成,前緣部分更是采用了瓦楞紙。

為了儘可能提升升力,機身還采用了鴨式佈局,螺旋槳葉在後,水平尾翼前置。並且水平尾翼的位置也相對較低,能更好地獲取地麵效應產生的額外升力。

種種因素相疊加,才使得當初的駕駛者,能實現低空飛越整座英吉利海峽。。

而李昂所使用的鍛造工坊材料,

木材、蒙皮、金屬絲的韌性與強度更高,可以承受更大的機身重量與飛行速度。

他簡單介紹了一番飛行的注意事項,打開了位於駕駛艙底部的進氣口——用來給駕駛艙通風,防止駕駛者過熱。

一名學宮同學興沖沖地坐上了駕駛位置,賣力地踩踏踏板,令飛行器晃晃悠悠地再次升空。

學宮新生雖然大半冇有成年,但已經踏上修行道路,吃的也好,身體素質要比普通人強得多。飛行器在天空中飄搖了數分鐘,才緩緩落地。

蘇馮迎上前去,微笑問道:“感覺怎麼樣?”

那名同學喘著粗氣,紅著臉道:“太好玩了,有一種豐收的喜悅,渾身充滿了力量!老師我能再騎一圈麼?”

“當然...不行。一人一次,限時限量。”

蘇馮與澹台樂山、李昂相視一笑,他們作為製造者,也已經體驗過了飛行器——不得不說,和飛劍或者念力攀空相比,確實是一種格外新奇的體驗。

低年級的學宮學子,

還冇到能飛起來的境界,

見有人已經成功落地,

紛紛要求試駕。

“老師我來!”

“老師選我吧,我力氣大!”

“放著我來!學弟們,這飛行的機會,

非常的珍貴,應該讓學長們先試。”

見人聲鼎沸,

喧嘩嘈雜,

澹台樂山無奈地搖了搖頭,

蘇馮視線掃過在場眾人,瞥見了站在一旁、躍躍欲試的突厥少女。

“阿史那同學,

你要試試麼?”

“誒?我麼?”

阿史那伽羅驚訝地指了指自己。

“嗯。”

蘇馮點了點頭,作為一名優秀的拱火愛好者,他非常清楚怎麼樣才能讓對手啞口無言。

先讓學宮弟子試行人力飛行器,

再換著讓其他國家學院的學子試,

這樣一來,

太皞山的人就無法說是學宮動了手腳、在飛行器上做了弊。

“謝謝博士。”

阿史那伽羅興高采烈地快步走過來,

輕巧地跳上駕駛座,大力踩踏踏板。

她有著煉體的底子,

猛力蹬踏之下,飛行器由慢而快,向上攀升

“哈耶!”

阿史那伽羅雖然是突厥貴族,

從小就學習騎馬射箭,

但飛在天空當中,

透過舷窗俯瞰窗外景象,看著那逐漸變小的地麵景物,

帶來的體驗是截然不同的。

她高興地叫喊著,飛行器順風飄行,

飛越了芙蓉園的樹林,來到了一牆之隔的曲江池中。

“快跟上!”

蘇馮見狀急忙邁開腳步跟了過去,一群人烏泱泱地追隨飛行器而去。

此時曲江池畔,梅花、臘梅等已然盛開,大量前來觀景的長安市民聚集於此,沿著河畔漫步。

他們瞠目結舌地看著那架翼展接近三十米的龐大飛行器低空掠來,刹那間還以為那是某種妖獸。

蘇馮知道這些普通人想的是什麼,

直接從腰側錦囊裡拿了張宏音符,啟用之後,朝著市民們喊道:“不用驚慌,這是學宮的實驗產物!”

一聽是學宮弄出來的,

再看到穿著學宮製服的眾人,本來要跑的長安市民們立刻安定了下來,站在河畔,好奇地圍觀那架飛行器。

阿史那伽羅依舊興高采烈,飛行器掠過平靜河麵,獲得額外升力,再次提升速度。

而河麵上那些緩慢航行的畫舫,見“怪鳥”襲來,忙不迭地調轉方向,駛向河岸。

由於飛行器的造型過於古怪,一些不明所以的船伕與船上夥計,還嚇得扔下船槳,跳進湖裡,

畫舫中,也跑出了一些衣衫不整的男男女女。

蘇馮等人又是救人,又是安撫民眾,好一陣雞飛狗跳,

而邊辰沛等太皞山弟子們,看到阿史那伽羅駕駛飛行器,

平穩降落在河畔平地,

臉色都有些難看,紛紛轉身離去。

臨走時丟下一句賭注會按時送到李昂府上。

“嘖,就這麼走了?”

楊域看著他們的背影,咂了咂嘴巴道:“我還以為至少會道個歉什麼的。”

“畢竟是太皞山的人,有傲骨也很正常。”

李昂淡淡說道,對於太皞山眾人的敵意並不在意。

這才哪到哪,光一架可以讓普通人上天的人力飛機就讓他們這麼生氣,

等哪天蘇馮和澹台樂山的蒸汽引擎取得突破,工廠取代了道觀,他們豈不是要怒到天上去?

且隨他去。

學宮的征途,是星辰大海...

他回過神來,看著雞飛狗跳的江畔,微微一笑。

等事情結束了,這架飛行器上的部件要拆下來,好好儲存,用來紀念。

而製造飛機的經驗,也可以繼承下來,用來製作彆的東西。

比如自行車什麼的。

————

“竟然...真的成功了。”

芙蓉園樓閣之上,薛皇後驚訝地張大嘴巴,緩緩放下瞭望遠鏡。

“是啊,竟然真的讓他們做成了。”

虞帝長歎一聲,隨手將望遠鏡遞給了一旁的黃衣內侍。

作為朝夕相處的伴侶,薛皇後敏銳察覺到了丈夫歎息中的彆樣意味,“大郎有些不高興?”

“哈,一架人力飛機就讓太皞山的人掩麵而走,大漲虞國聲威,我怎麼會不高興呢。”

虞帝微微一笑,輕輕拍了拍妻子的手背,心中卻暗流湧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