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是何人。”

大理寺卿運翰池皺眉看著台下男子,剛纔聶石磊像是隨手亂指,從人群中隨意挑了個人出來,但這人站在原地,低垂頭顱,沉默不語,反倒引起了運翰池懷疑。

“搜身。”

大理寺卿一個眼神,兩側衙役就要上前按住該男子。

“寺卿明鑒!”

該男子急忙說道:“下走是常襄郡王府上的傭人,隻是偶然到此,被嫌犯攀咬誣陷。”

“常襄郡王?”

運翰池疑惑不減,“郡王最近臥病在家,你身為下人,怎麼還有心情閒逛?”

常襄郡王李成和暴病的事情,不是什麼機密,而他被學宮狀元李昂診斷為時日無多的訊息,也流傳了出去。

既然病症無藥可醫,那當務之急自然是處理好後事。

所以這段時間以來,常襄郡王府上,一直在忙著清點財物,結算資產,統計在各個商號裡的分紅,讓郡王唯一的一個兒子能順利繼承財富。

同時還得和主管皇室宗親事務的宗正寺協商,籌備喪事等等。

整個郡王府都在忙碌,這時候一個下人莫名其妙跑來大理寺,參觀一個毫無瓜葛的案件審理,怎麼看都很奇怪。

“...”

高壯男子啞口無言,一個留著絡腮鬍的差役小聲對運翰池說道:“運寺卿,之前調查時,有不止一位人證說過,最後一次看見孟英時,她主動登上了一輛極為奢華的馬車,

當時時間,大約是在亥初兩刻鐘。”

“嗯?”

運翰池看了這個好像是名為鄒翰的差役一眼,虞國繁華富庶,馬車的樣式也極儘華貴。

光馬具、馬飾,就有銜鑣絡頭、額勒、鼻帶、鑣、頰帶、咽帶、項帶。

馬的額前、鼻端和兩頰上部各裝一枚杏葉,絡頭的皮帶上還會裝飾滿小金花,搭配其餘貴重裝飾,這一套統稱為“鬨裝”,

也就是白居易在《渭村退居寄禮部崔侍郎翰林錢舍人詩一百韻》中所說的“貴主冠浮動,親王轡鬨裝。”

按照規定,隻有四品及以上的官員有資格使用。

再考慮革顯(馬腹上的帶子),攀胸(從馬鞍向前繞過馬胸的帶子),蹀躞(裝飾條帶),鑾(裝在馬車衡和軛上的響鈴)等等,

一輛高級馬車的價格,少則上千貫,多則數萬貫,

就跟李昂異世界記憶裡的超跑一樣,令人印象深刻。

運翰池手上也有一份來自東市人證們的供詞,如果想要在長安城找出某輛特定的高級高車,那無疑是大海撈針。

但如果出現了針對性的線索,能夠拿出實物,讓人證辨認,那十有**能辨認出來。

鄒翰繼續說道:“並且,卑職還聽聞,端午節當晚,有人看到常襄郡王的嫡子李申斌曾在東市酒樓出現,時間是亥初時分。

而前段時間常襄郡王府上,以端午節清掃舊物為由,焚燒了一輛馬車...”

大理寺卿運翰池的眼睛下意識眯起,上下打量了一番對方。

這番話已經是很刺耳的明示了,分明就是在指控一位李姓宗室、虞國郡王之子,涉嫌與案件有牽連。

鄒翰被大理寺卿的目光盯住,身軀下意識地繃緊,但還是勉強保持眼神對視。

大理寺卿運翰池思索片刻後說道,“...也罷,去常襄郡王府上知會一聲,不要打擾郡王本人,隻要把郡王嫡子、管家、傭人、車伕等帶到,就說要問一些問題。”

兩側的大理寺下屬們臉色微變,去虞國的郡王府上請人,這可不是什麼好差事,但大理寺卿已經做出了決定,那他們也隻好遵命行事。

大理寺位於皇城內城,與郡王府所在的長安東北相距不遠,不多時,郡王府上的人和物均已帶到。

這就是常襄郡王的嫡子,李申斌?

李昂向大理寺內望去,隻見一位穿著白衣、風度翩翩的貴公子,正坦然站立,一臉從容,“運寺卿,家父臥病在床,仍需我照料,不知道運公想問什麼。”

“不會浪費太多時間的。”

運翰池看了眼桌麵上的案件資料,“載乾四年端午節的戌初時分,你在哪裡?”

“我在東市南側的醉風樓與一些朋友飲酒,到場的有太府寺卿家的三郎,太常寺少卿家的...”

李申斌報出了一連串人名,搶在運翰池提問前,繼續說出了自己的行動軌跡,“我們在戌正時分開始飲酒,直至亥初才散去。

由於我喝了一些酒,就囑咐馬車車伕回去路上,駕駛得慢一些。”

“是這輛馬車麼?”

運翰池讓人將馬車牽進來,人證們紛紛點頭稱是。

寺廟外的孟成業立刻按捺不住,就要衝進寺內,卻被一旁的金無算攔住。

運翰池麵無表情詢問道:“這些人證稱,死者孟英,在亥初兩刻鐘左右,登上了這輛馬車。”

“嗯...運寺卿說的是端午節發生在東市的案件吧?我也有所耳聞。”

李申斌麵不改色說道:“我家府上,共有十五輛馬車,這個外形的共有三輛。其中一輛前段時間被蟲子蛀空,不得已拆散焚燒。

當晚,這幾位人證在東市看到的,確實是我乘坐的馬車。

在駕車返回郡王府的過程中,我也確實讓車伕停下,接了一位女子上車。

不過那人並不是孟英,而是我府上的侍女。”

李申斌一指自己府上的仆役們,指中其中一位和孟英年紀、體型相仿的侍女,“她名為小艾,

端午節我給府上的仆役們都給了錢,放了假,包括她。

坐馬車回家的路上,我看到她獨自走著,就停下馬車,載她一程。

可能是人證們看錯了吧。錯把她看成了孟英。”

狡辯。

李昂微眯眼睛,那些指認馬車的人證,很多都是東市店鋪的掌櫃、夥計、攤主。

當晚他們注意到的是華貴馬車,冇看清車上的人。

至於李申斌搬出來的這位小侍女——她是郡王府上的下人,提前對好口供根本不難。

“我父親和孟英的父親孟成業有生意上的往來,我之前也見過孟英。

但那晚我是真的冇有在東市遇見她過。”

李申斌一臉坦然,對人證們說道:“各位可以再辨認一番,看看孟英姑娘屍首的長相,是不是和小艾有相似之處,以至於認錯。”

“...你難道不知道麼?孟英的臉被凶手用玉簪劃花,雖然屍體現在在冰室中儲存不腐,但根本看不出原本長相。是用身上首飾和胎記,確認的身份。”

大理寺卿運翰池深吸了一口氣,台下的那些人證們,看著那位侍女小艾,不少人臉上都露出迷惑表情。

那晚在東市,他們隻是瞥了一眼,印象冇有深刻到哪去。

五成人證說可能是自己認錯,三成人證說自己記不清了,隻有兩成人證,覺得小艾與當時登上馬車的少女好像不是一個人。

“你們再想想清楚!”

寺廟外的孟成業終於按捺不住,衝進寺內,先對大理寺卿運翰池表明自己是死者父親的身份,再對一眾人證說道:“還望諸位仔細回想,事關我女兒的案情能否昭雪!”

“孟掌櫃是吧。”

李申斌見孟成業出現,立刻擺出一副悲慼表情,“英妹妹的事情我聽說了,對此深表遺憾。”

孟成業雙目通紅地掃了他一眼,冇有說話,顯然已經完全不信任這位郡王之子。

“是,是她。”

原本跪在地上的聶石磊,此時抬起頭來,怔怔地看著那位名為小艾的侍女,突然一指小艾和之前那個高壯仆役,說道,“是她和他,商量之後把我帶進小巷的。”

大理寺內先是一靜,旋即又喧嘩吵鬨起來。

傻子的證詞全部基於主觀,不可靠,但李申斌身上的可疑之處同樣眾多。

問題的關鍵,在於證據。

那輛馬車已經被拆散焚燬,而侍女小艾與高壯仆役,也全都是郡王府上的人,話語冇有可信度。

“如果各位能證明,當初登上馬車的,確實是孟英,那麼就能肯定我牽涉案件。”

李申斌直截了當道:“如果冇有證據,不能證明,那就還請運寺卿放我回去,照顧病重父親。”

說罷,李申斌回望了運翰池一眼,便要轉身離去。

他是郡王之子,李姓宗室。在冇有確鑿證據,證明他涉案的情況下,願意配合大理寺查案已經給很麵子了。

此刻想走,根本冇人攔得住。

除了...

“等一下。”

李昂邁步踏出人群,攔住李申斌去路,“隻要有證據證明,在場人證當時看到登上馬車的女子,確實是孟英,就可以了吧。”

李申斌雙眼微眯,“你是?”

“學宮李昂。”

李昂從腰間解下腰牌,展示給大理寺眾人看,轉頭對運翰池說道:“運寺卿,我有辦法可以證明,隻是需要一點時間。”

大理寺內再次輕微騷亂起來,李昂的名聲在長安流傳甚廣,最近還傳出了他跟光華公主不清不楚,虞帝屢次三番要召他為女婿卻被拒絕的小道訊息。

李昂不理會周圍人群的驚詫,征得運翰池同意後,去到大理寺冰室,看到了孟英麵目全非的屍體,再找來炭筆畫紙,和死者孟英的父親孟成業交談了一陣。

根據孟成業的描述,以及屍體的臉部輪廓,畫了張孟英的肖像出來。

他又一連畫了十餘幅其餘女子的肖像,將所有畫像混在一起,拿給人證們,讓他們在畫像中指認自己端午節那晚看到的上車女子。

十三位人證,其中十位,都正確指出了孟英的畫像。

“也就是說,他們那晚看到的、登上了常襄郡王府馬車的,確實是孟英。”

李昂看向麵色鐵青的李申斌,淡淡道:“我有一個理論。

亥初一刻鐘時,孟英與朋友在東市東側入口處走散。當時坐在馬車裡的你,看到了路上的孟英。

由於你認識她的父親,就提出帶走丟的她回家,孟英答應並登上馬車。

隨後你見色起意,授意車伕繞路,試圖玷汙孟英。

孟英激烈反抗,逃出馬車,躲進東市。

出於酒精的麻醉,你也追逐而去,在小巷裡堵住了孟英,傷害並殺死了她。

此後酒醒,你終於感到恐懼,讓下人想辦法處理掉孟英的屍體。

但這做不到——當時在東市,肯定有市民看到了孟英登上你的車輛,說不定還看到了你的臉。

事後孟英失蹤,其家人絕對會四處尋找,將線索引向你。

所以唯一辦法,就是栽贓嫁禍。

你讓侍女和仆役找來了在東市出名的、天生愚笨的聶石磊,讓侍女誘騙聶石磊進入小巷,與之發生關係,並在事後將其打暈,將精汙塗抹在孟英的衣服上。

還記得鎮撫司細犬的特點麼?它們能精準聞出氣味,當現場存在兩種不同精汙時,它們便優先鎖定了位於現場的聶石磊。

至於聶石磊為什麼冇有看到小巷裡的孟英屍體,可能是你們在她身上蓋了一層布之類。

傻子說的話冇有人會相信,

為了進一步抹除暴露可能性,你還劃花劃爛了孟英的臉,讓聶石磊以及後續可能存在的目擊者,辨認不出來。

做好這一切後,你便返回家中,焚燒了存在血跡等痕跡的車輛,一直靜靜等待。

結果事情出乎意料的順利,直到現在。”

李昂說完了自己的假設,李申斌麵色鐵青道:“但你還是冇有直接證據。

那些人證指認的肖像畫,完全可以解釋成他們記錯了,或者畏懼孟成業、金無算的權勢。”

“嗬嗬,閣下是郡王之子,在權勢上和金無算相比也差不到哪裡去。”

李昂慢悠悠說道:“眼下天氣炎熱,閣下卻還穿著厚重衣裳,不嫌熱麼?還是說為了隱藏手臂上因當時孟英掙紮而留下的傷口?”

“這是我家養的狗撓的。何況這個傻子嫌犯的手臂上不也有傷口麼?”

“那完全可以是你刻意製造的。”

李昂看著死硬狡辯的李申斌,搖了搖頭,說出了自己的殺招,“如果閣下怎麼也不肯承認,還想要更多證據的話,

那就,在這裡擼一管吧。”

“...”

“...”

“...”

大理寺,寂靜了。

原本心潮澎湃,以為聶石磊可以沉冤昭雪的獄卒鄒翰,不禁瞠目結舌,懷疑自己的耳朵有冇有聽錯。

寺外群情激奮的圍觀群眾,也愣在原地,揮舞的拳頭停在空中。

金無算微張著嘴巴,欲言又止。

運翰池手掌微微顫抖。

“你說,什麼?”

同樣驚愕萬分的李申斌下意識說道。

“擼一管,導一管,自娛自樂,排解壓力。”

李昂表情淡定從容,彷彿這話不是他在大理寺這個虞國最高司法機構的大堂上說的,“你聽見我說的了,如果不想擼,那也可以去平康坊找個誌願者過來。

要是實在害羞,那也可以蒙上臉嘛。”

“...”

李申斌嘴唇震顫,“我乃堂堂李姓宗室,你這是在折辱我,折辱李氏尊嚴...”

“這也是洗清你嫌疑的最快方法。”

李昂微笑道:“案情卷宗上說,當晚鎮撫司牽了四條細犬過來,先後聞了聞孟英身上的精汙。

如果你的精汙也在現場有殘留,

那麼那四條細犬肯定記得你的氣味。

所以隻要你現在導一管出來,讓那四條細犬仔細嗅探回憶一番,就能證明你是否有嫌疑。

唉,本來如果你冇有拆掉焚燬那輛馬車的話,完全可以讓細犬聞聞車上有冇有孟英氣味。既然馬車已經被毀,那這就是唯一的辦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