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小說 >  問劍 >   第一百二十五章 冬天

-

隨著時間流逝,李昂排在何繁霜後麵,“正式”晉級至身藏境。

身藏境的好處,就是氣海充實,能外放靈氣,釋放更多的術法、符籙。

學宮給最先晉級至身藏境的幾名新生頒發了獎勵,

給裴靜的是那把滄海劍(經工學博士親手鍛造升級過,可以用到巡雲境),

給何繁霜的是一本東君樓的書,

給李昂的則是一塊山銅錠。

除此之外,祭酒陳丹丘還私下給了李昂一張新的保護型符籙,也是山長寫的。

該符籙經身藏境靈氣啟用後,能抵禦大概三分鐘左右的攻擊,專門給李昂保命用。

有了這張符籙,李昂就算在長安城裡遭到攻擊,一時半會兒也不會死,足夠撐到鎮撫司的人馬趕到,所以學宮給他安排的明暗護衛就撤掉了。

李昂對此鬆了口氣,

回家後立刻就把原來那張放置在墨玉裡的舊符籙(無法主動啟用,隻能被動啟用,抵禦一次致命攻擊),給了柴翠翹,讓她貼身佩戴。

而他自己,則正式開始給墨絲投喂金銀錠。

一塊,兩塊...

墨絲的體量逐漸增加,同時吞噬普通金銀的增長效率也在肉眼可見的下降。

換其他金屬試試?

李昂從桌子下方拖拽出箱子,心疼又可惜地將精金、山銅等珍貴金屬,繼續餵給墨絲。

哢嚓哢嚓。

麵對山銅、玄鐵,墨絲的“食慾”再次高漲,驟然加快進食動作。

待到價值六十萬貫的特殊金屬,被吃掉一半份額時,墨絲終於滿意地停止了吞噬動作,吐掉了半塊山銅,緩緩收縮回李昂體內,偃旗息鼓。

“...”

李昂不敢置信地看著自己的手掌,

變化呢?說好了墨絲餵飽之後,會有新的變化呢?

這種吃飽了躺下睡覺的肥宅既視感是怎麼回事。

“吃了這麼多錢好歹來點作用啊...”

李昂蛋疼地拍了下自己的手臂,下一瞬,

錚——

銳器破空聲在室內響起,李昂的五指指縫中,延伸出狹長的、由墨絲構成的漆黑刀片。

鋒銳,肅殺。

“金,金剛狼?”

李昂愕然看著自己手掌,心思一動,從指縫中刺出的半米長刀片就自動軟化變形,如同拳套一般,覆蓋在拳頭上。

“墨絲的第一階段,是傳導靈氣、提升靈脈運行效率。

第二階段是增強體魄,強化身體機能,

第三階段,就是具備變形能力麼...”

李昂眼前一亮,消耗靈氣,釋放心念,將墨絲塑造成千奇百怪的形狀。

武器,鎧甲,鬥篷,風衣,麵罩,頭髮,獸爪...

墨絲如同磁流體一般,任意變化形狀,幫助李昂...玩cosplay。

李昂將漆黑手臂延長出去,“橡膠手槍!”

變化出比人還長的纖細刀刃,“八刀一閃!”

披上漆黑披風、頭戴蝙蝠麵罩,低沉沙啞自言自語,“我是,百特曼。”

甚至扮演了一把長鼻子哥布林。

“好吧不玩了。”

李昂氣喘籲籲地收回了墨絲,坐在椅子上陷入思索。

第三階段墨絲表現出的變形能力,某種意義上來說非常強大,

隻需要消耗靈氣,就能令其演變成千奇百怪的形狀。

由於墨絲本身堅不可摧的屬性,無論變化為刀劍還是鎧甲,都遠勝於尋常裝備。

而缺點嘛,

維持變形需要消耗靈力;

切換形態需要消耗更多靈力;

不能變化為超出墨絲總量的形態;

與身體徹底分離的墨絲,會迅速湮滅,無法挽救,隻能投喂更多金屬才能再生;

不過,和優點比起來,這些缺點也就不算缺點了。

“在學宮修行體係範圍內,啟用墨絲的我,應該比許多後天武者都強很多了。相當於聽雨境中階的水平。在防禦力方麵還要更高。”

李昂攥了攥拳頭,莫名有些期待傳說中的敵國刺客。

刺客間諜們,到底還來不來啊?

再不來我都要巡雲境了。

————

李昂期盼中的刺客、間諜,暫時還冇影。

另一方麵,大蒜素的推廣卻很迅速。

像李昂說的那樣,虞帝和虞國朝廷最終選擇將大蒜素的生產權,下放給各州府的商號、病坊。

同時,把生產大蒜素所必須的冷凝管、真空泵等關鍵零部件,放在長安城將作監裡生產,作為製約。

從各州府民間的反饋來看,大蒜素的效果相當好,無數病患被治癒,各地病坊也有了財政收入的支援,能逐漸走上正軌。

至少這個冬天,要比往年好過一些...

“嗯?下雪了?”

坐在學宮垂雲湖畔長椅上的李昂,抬手接住從空中悠悠飄落的雪花。

這幾年虞國的氣候反覆無常,去年雪期來得早,今年就來得晚,明明垂雲湖麵都結起了一層厚冰,已經有同學在湖麵上散步行走。

“日升!”

穿著厚厚棉衣的楊域和厲緯走近過來,打了聲招呼,“穿這麼點,坐在外麵不冷啊。”

“還好,我帶了這個。”

李昂從袖口抽出一張黃紙符籙。

暖風符,身藏境才能寫成。

“嘖嘖,拿符籙取暖。”

楊域咋舌道:“你這段時間到底賺了多少錢啊。”

“一點點而已。”

李昂笑道:“這符是我自己寫的。

上次學宮集中寫符,跟澹台樂山司業學了一手。”

每年冬天,虞國朝廷為了顯示對百姓的關懷,都會免費給各家各戶派發薪柴、煤炭,

學宮作為虞國重要一部分,也要參與。

博士教習們動用修為,為百姓建造、修繕房屋,

而身藏境以上的弟子,則集中寫取暖類型的符籙,或是製造火爐等取暖設施,免費送給百姓。

看著李昂手中的身藏境符紙,楊域和厲緯又羨慕地感慨了一聲。

他倆還在感氣境,總是感覺快要突破,但又差那麼一點,隻能放低對自己的要求,希望能在過年前晉級,不至於排倒數。

“走吧,念學課要開始了。”

李昂站起身來,晉級至身藏境後,學宮弟子就要麵臨選擇道途的問題,他暫時還冇想好——符道萬能一些,但念力感覺能和墨絲更好配合。

轟!

一道快得幾乎看不清的殘影,從監學樓中疾射而出,經過地麵時掀起無數泥沙落葉。

那是學宮祭酒陳丹丘。他麵色凝重地在學宮西門外停下,凝望著一輛沿著山路疾馳而來的尋常馬車。

吱呀——

馬車急刹停頓,一個渾身染血的身影從車廂中翻滾跌落,其腰間佩戴著學宮行巡的玉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