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小說 >  問劍 >   第一百一十五章 問政

-

突突突突——

裹著清風符的螺旋槳加速轉動,產生風力,帶動航模斜飛向天空。

李昂抬起手掌,釋放出念力,連接至航模上的精金絲。

精金絲在念力作用下拉緊收縮,令上下機翼的襟翼、副翼展開,增加麵積,提升整體升力,在空中上下翻飛,繞了一圈又一圈。

竟然,真的,飛起來了...

之前已經展示過劍器的新生們,全都抬著頭,張著嘴巴,驚愕萬分地望著空中那架靈活自如的木材絹布航模。

連楊域和厲緯,都不敢置信地把手掌放在額頭前,遮擋陽光,怔怔凝望。

接下來是轉彎。

李昂手掌輕輕一懸,精金絲立刻響應,調整機翼偏向,帶動航模徐徐轉向,在半空中劃出完美弧線。

衝刺加速,

減速慢航,

李昂僅僅調動四根精金絲拉緊或放鬆,就輕巧控製著整架航模的飛行速度與方向

“《墨子·魯問》有雲:公輸子削竹木為鳶,成而飛之,三日不下...”

有位新生小聲說了一句,奚陽羽掃了他一眼,淡淡道:“本質上是用清風符帶動槳葉旋轉、產生風力罷了,等符籙靈力消散,自然就會墜落。

何況全靠幾根精金絲來充當劍魄,調控方向。

都不需要以飛劍擊之,隻要身藏境的念力乾擾與劍魄的聯絡,就能令其墜毀。

想法很好,但恐怕並不實用。”

“奚司業可以試試。”

李昂轉頭看向奚陽羽,微笑道:“這架‘飛劍’,應該不怕乾擾。”

“...”

奚陽羽冷冷地瞥了眼李昂,當著陛下皇後和其他司業博士的麵,他纔不會真的釋放念力擾動去操控‘飛劍’。

見奚陽羽不上鉤,李昂有些遺憾地撇了撇嘴,竟然主動放下雙手,切斷了與精金絲的聯絡。

正在半空中盤旋的航模失去引導,機頭上揚,機翼向一側下墜超過臨界角度,整體升力急速下降,陡然失速,打著圈向下墜落。

下方仰望的不少新生們,下意識地發出了驚呼,

符學司業澹台樂山抬起手掌,就準備釋放符法,搶救這架造型奇異有趣的‘飛劍’。

然而下一秒,失去了念力控製的航模尾翼方向舵,自動隨氣流偏轉,

導致航模失去航向穩定力矩,令飛機向著下墜的螺旋方向內側滑,上下機翼在力矩作用下自動回正。

同時,由於水平尾翼麵積放大,受到較大的氣流動壓,令航模自動前傾,機頭下壓,加速向下俯衝,脫離失速。

李昂後退數步,打量了一下航模的方向,抬起手掌,輕巧而精準地接住了航模。

這就是波2飛機的厲害之處——它的結構簡單,設計精巧,雖然航速緩慢,飛行高度有限,但勝在操縱效能優異,

一旦失速,隻需要飛行員放下駕駛杆,飛機就會自動脫離失速螺旋狀態,

因此在李昂的異世界記憶裡,

波2飛機纔會在戰爭中作為新手駕駛員的教練機、聯絡機、救護機、夜間轟炸機、襲擾機,是曆史上產量第二多的飛機。

撕拉。

李昂有些可惜地扯下了靈力逐漸消散的清風符,抬頭看向沉吟不語的虞帝。

“李昂。”

虞帝思索片刻問道:“你的這架,飛劍,能放到多大?”

來了。

李昂微微一笑,虞帝李順是山長的弟子,還是皇子時就在學宮進修過。雖然不是什麼厲害的修士,但也能大致看出來,

航模的動力來源,是符紙,而不是飛劍常用的念力。

符紙最大的特點是什麼?

是可以儲存,可以擇機釋放,可以...被凡人所使用。

虞帝和重臣們所思考的內容是,

如果航模放大一些,是不是就能載人?是不是可以運送貨物?是不是就可以被凡人所操控,跨過險要地形地勢,乃至一日千裡。

“陛下,臣不好說。”

李昂拱了拱手,不出所料地在虞帝皇後還有重臣、司業博士們的臉上,看到了精彩表情,“弟子目前還隻是感氣境而已。

所寫出的符籙,符力衰微,延續時間不長。

為了讓飛劍飛起來,隻能做到這麼大。

如果換做巡雲境、燭霄境符師所寫的符籙,動力自然能大幅度上升,飛劍也可以放大。

但必須考慮到,飛劍其他因素。

所謂牽一髮而動全身,

放大體積,需要加固材料,

加固材料,則會導致重量增加,

重量增加,又會令速度減緩...

具體實際操作,還有待進一步研究。

不過有一點可以肯定,這一模型放大後,可以載人。

甚至,能載普通人。”

此言一出,包括奚陽羽在內的眾人臉色又是一變,特彆是那幾位將領——他們今天來學宮,是打算陪陛下放假來著,

此刻聽到航模能夠載人的訊息,立刻開始思索起來。

能載人?

能載多少人,最遠能到哪裡,能運送多少貨物,是否能縮短對外征戰的補給線?

兵馬未動糧草先行,後勤永遠是決定戰爭勝負的第一要素,

那‘飛劍’僅僅使用了木材絹布等便宜材料,哪怕全換成鋼鐵,也仍在接受範圍內。

而作為工學、符學博士的澹台樂山,思考的內容則不相同。

符。

李昂手中‘飛劍’的動力源泉是符,彆看那架‘飛劍’造型簡陋,但隻要蒙上鐵皮,換上更好的風符,就能改造成可以高速行駛的真正飛劍。

更關鍵的是,它能載物,而且很便宜。

如果往裡麵存放十幾張攻擊性的符紙,操控多架飛劍砸向對手,符師就能做到在三百丈外克敵,而且根本不用擔心自身受損的問題——

劍師不能往飛劍上貼大威力符紙,因為飛劍受損、劍魄受創,會對劍師也造成心智傷害,

而李昂手中的木質模型,則完全冇有這個缺點,可以拿來當一次性使用的大威力武器。

這是能夠改變修士戰鬥格局,乃至天下諸國戰爭形式的發明。

澹台樂山瞬間做出判斷,下意識地想要讓李昂收起飛劍,但下一秒他環顧周圍烏泱泱的人群,又立刻意識到在場重要人員實在太多,已經無法保密了。

“呼...”

澹台樂山重重吐出一口濁氣,無奈地搖了搖頭,眼角餘光無意間瞥見聽到動靜、鑽進人群的理學博士蘇馮。

“陛下。”

蘇馮目光被李昂手中的航模所吸引,勉強朝虞帝行了一禮,就急忙問李昂道:“日升,這個劍身的上翼,為什麼要設計成扁平狀,而不是平板狀?”

“蘇馮博士,這個部位我稱其為機翼。機翼設計成流線型的扁平狀,有利於降低風阻,增加升力。”

“風阻,風之阻力麼?”

蘇馮瞬間理解了這個詞的含義,立刻問道:“就跟船底設計成梭形的原理一樣?”

“冇錯,天下間船底多為梭形,少有方形——因為方形船底會與水流相抗,導致船體不易操縱。風阻原理也大致相似。”

李昂和蘇馮討論了起來,發現後者對於速度、加速度、力、氣壓、壓強、氣體密度、粘性流體、流場、渦旋等概念,已經有了基於經驗的認識,而且思維相當敏捷,舉一反三。

其餘人等很快就聽不懂兩人的談話,

當虞帝不得不開口打斷時,蘇馮還在雙眼放光,自言自語著“船隻螺旋槳葉”、“流動邊界層”、“風洞”等詞彙。

“好了,還有學子等著呢。”

虞帝轉頭看向鍛造工坊,工坊中剩下的新生已經準備好了各自劍器,但在李昂的襯托下,都顯得那麼...單調。

包括何繁霜、紀玲琅、邱楓、李樂菱等人一組鍛造出的飛劍,儘管那把飛劍的質量不遜色於裴靜的滄海劍。

這堂督學課程落下帷幕,剛下課,李昂、理學博士蘇馮、工學博士澹台樂山等人,就被皇宮內侍請過去問政。

虞帝詢問的,自然還是飛行器的事情,希望學宮能多加研究,消耗費用由虞國朝廷出。

李昂毫不猶豫地把這件事情推給了蘇馮和澹台樂山,真正的飛機需要更大功率的發動機、更合理的佈局。

這項研究所耗費的時間精力太多,會嚴重拖慢李昂自己的修行進度,

另一方麵,李昂也想看看符術之道,與空氣動力學相結合,能碰撞出什麼樣的火花。

‘學宮建校三百年,誕生過無數聰明的頭腦。隻不過他們的大部分精力,都用來走符、術、劍、念、體的道途。

換句話說,學宮點亮了另一條科技樹。’

李昂默默想道:“科技樹的起始點不同,會導致科技成果差異極大。

就好像異世界記憶裡,人類文明最終選擇了電力,而不是蒸汽動力一樣。”

也許,學宮的博士們能研究出新的東西來。

問政的最後,虞帝還想賞賜點李昂什麼,想來想去,還是很俗地賞了金銀——不賞錢冇辦法,

李昂的年齡決定現在賞賜爵位之類不妥,

而追贈李昂父母之類又太...顯眼。

木秀於林風必摧之,君遷子和南周刺客的事情還冇解決呢。

至於賜婚...看虞帝的表情可能動過這個念頭,不過這次還是冇有說出口。

李家的宗室貴女,真賜了婚,說不好是結親還是結仇。

蘇馮、澹台樂山等人恭送虞帝離去,李昂也在完成了下午的課程之後回到家中。

今天可以說是秦始皇摸電線——贏(嬴)麻了。

不僅懟得奚陽羽差點下不來台,

還給自己立了個人設,以後可以很自然地拿出自爆飛機作為遠程攻擊手段,讓敵人無法近身,

自然也就不會暴露自己擁有墨絲的實情。

此外,拿到了五百點學分與價值五千貫的金銀賞賜。

五百點學分已經很多了,再攢一百點,就能兌換山銅、玄鐵之類的珍貴金屬。

不知道等墨絲吞噬之後,又會出現什麼樣的變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