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小說 >  問劍 >   第一百一十四章 動力

-

“這...這...”

楊域和厲緯將嘴巴張得極開,看著李昂手中的絹布蒙皮木質模型,“這是飛劍?”

“怎麼不是,有劍身,”

李昂一指航模機腹,

“有劍柄,”

李昂一指航模尾翼,

“有劍魄。”

李昂一指那兩根連接著機腹與機尾的精金絲,“這就是飛劍。”

“不是,這,可是。”

楊域和厲緯張口結舌了一陣,一拍大腿道,“它也不能飛啊。”

“光這樣當然不能。按照劍學和念學課上的內容,飛劍的本質其實是用念力,去感應、操縱劍魄。所以念和劍兩種道途,在修行初期纔會如此接近。”

李昂攤手道:“聽說聽雨境開始,就能孕育出劍意了。

到了燭霄境更是能以劍意代天意。以身化劍。

不過我冇到聽雨境,也冇親自體驗過。

以現在我們感氣境的條件來看,飛劍想要飛起來,本質上還是動力問題。

所以隻要賦予少量的動力...”

他微微一笑,拿出了兩張清風符,小心翼翼地裹在了航模前方的螺旋槳上。

————

終於,完成了。

工坊不遠處,卷著雙臂袖子的裴靜,看著桌上擺放著的寶劍,長籲出了一口濁氣。

“山銅、精鋼所鑄,吹毛斷髮,劍鋒三尺三,淨重六斤四兩。”

裴靜環顧站在桌旁的同學們,微笑道:“各位,這把劍,是我們共同的成就。大家辛苦了。”

“四郎,給這把劍起個名字吧。”

“是啊,四郎,這把劍鋒銳無比,比之前在長安拍賣行裡看到的佩劍都好得多呢。取個名字把四郎。”

桌旁的同學們真心實意地說道,拋除過於顯赫的家室,裴靜確實有著強烈的人格魅力,否則他們這群同樣考進學宮的天之驕子驕女們,也不會圍繞在他身邊。

“那就叫它...”

裴靜凝視著桌麵上微微反射著藍色光芒的寶劍,緩緩說道:“滄海。”

“好名字。”

名為竇馳的貴族少年拍掌道:“長風破浪會有時,直掛雲帆濟滄海。”

周圍同伴紛紛應和,

站在角落裡的胡人、荒人少年也點頭稱讚,“四郎,試試劍吧。”

“嗯。”

裴靜點了點頭,將手懸在滄海劍上方,緩緩張開手掌,感應劍魄。

嗡——

由山銅構造的劍魄響應著裴靜的念力,令滄海劍輕輕震盪起來,直至緩慢飄起。

一寸,兩寸。

周圍同伴們下意識地屏住了呼吸,看著滄海劍逐漸上升,直至觸碰到裴靜的指尖。

“去。”

冥冥中的感應,令裴靜下意識地揚起手指,

滄海劍發出“錚”的一聲輕鳴,躥了出去,在空中劃出兩圈近乎完美的弧形,最終飛回到裴靜身前,被他伸手抓住。

踏踏踏。

腳步聲由遠及近,穿著道袍的劍學司業崔逸仙走近過來,興致盎然地從裴靜手中接過滄海,“這把劍是你們鍛造的。”

“是。”

裴靜恭敬拱手,

崔逸仙托住滄海,令其懸浮在掌心上方,食指指尖輕輕勾了勾,釋放浩瀚劍意。

轟!

無形無質的藍色烈焰從滄海劍中噴發出來,除裴靜以外的學子們下意識地後退半步,以躲避那銳利的、直刺麵龐的鋒芒。

“劍魄中熔鑄的意誌很強烈,快身藏境了麼。”

崔逸仙隨意收起了冰山一角般的劍意,微笑著將劍遞還給了裴靜,“很不錯,拿給陛下看吧。”

“是!”

裴靜接過滄海,和同學們相視一笑,雙手托著劍器向涼亭走去。

“牧文(裴肅的表字),你家四郎來了。”

虞帝停止了談話,笑著站起來,其餘臣子、學宮博士也紛紛站起。

裴靜代表其他組員,操控滄海劍遊走飛行,

崔逸仙、奚陽羽和澹台樂山三位司業在一旁評價——奚陽羽作為裴肅府上的客卿,也許還冇那麼客觀

但崔逸仙和澹台樂山給出的評價卻是,裴靜是十年難遇的劍修天才。

虞帝微笑點頭,誇獎了一番裴靜等學子,賜座讓他們也坐在涼亭之下。

很快,就有第二組、第三組的學子,托著劍器走過來。

有些組表現優異,有些組差強人意。由於學宮這次提供了上等的鑄劍材料,隻要不是劍學天賦太差勁,都能飛起來。

何況就算真的不適合劍修,感應不到劍魄,一組裡麵也有其他學子。

隨著時間流逝,鍛造工坊中,新生數量逐漸減少,

剩餘的人倍感壓力,紛紛加快動作,

除了...李昂。

“再加上兩根精金絲...這樣結構強度就冇問題了。”

李昂將徹底完工的航模托舉起來,對錶情複雜的楊域和厲緯笑道:“走吧,陛下他們等著呢。”

“...唉。”

楊域和厲緯自知冇有彆的辦法,隻好跟在李昂身後,拖著腳步埋著頭向涼亭走去。

“嗯?”

被獲準坐在虞帝旁邊座位的裴靜下意識地睜大了眼睛,望著李昂手中的怪異模型,

奚陽羽前踏一步,淡淡道:“李昂,你的劍呢?”

李昂微微一笑,托起航模,“司業,這就是我的劍。”

“荒謬,這不過是個木頭框子。”

奚陽羽眉頭一皺,說道:“你知道這是什麼場合嗎,還不退下...”

“奚司業,讓他講完也無不可。”

旁邊的澹台樂山打斷了奚陽羽的話語,轉頭看向李昂道,“李昂,這節課的主題是什麼。”

“用工坊中的材料,製作出能夠飛行的劍。”

李昂回答道:“學生認為,隻要擁有劍魄,能夠飛行,應該就算飛劍。”

澹台樂山饒有興趣地問道:“你說的劍魄,就是這四根精金絲麼?”

李昂點了下頭,“是。”

“隻憑四根精金絲,恐怕飛不起來吧。”

澹台樂山說道:“就算加上這木頭框架前麵的兩張清風符。”

“司業,學生所寫的清風符,目前至多隻是能製造微風、驅趕飛蚊而已。不過,憑藉這一絲風力,已經足夠讓它飛起來了。”

研究飛行器或其他物體在同空氣或其他氣體作相對運動情況下的受力特性、氣體的流動規律和伴隨發生的物理化學變化。這就是,空氣動力學。

李昂後退半步,在征得虞帝點頭示意後,

他朝機首的兩張清風符上輕輕一搓,用靈力啟用了符紙,

然後,輕推航模,將其擲向天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