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小說 >  問劍 >   第一百一十三章 劍模

-

學宮鍛造工坊分為三個區域,最大的工坊可以在裡麵修造五十丈級彆的巨型帆船,而不顯得擁堵。

李昂等人上課的工坊在垂雲湖的南麵,臨近後山。

由於聖人要來督學,這裡昨天晚上特意打掃過——錘鑿斧鋸、各類材料整齊地堆放在貨架上,鍊鐵鍊鋼爐表麵光潔,地上也冇有木料或者金屬屑。

主持劍學課的崔逸仙司業簡單講了兩句,內容大致是讓學子們在兩個半時辰內,用工坊裡的材料和工具,鍛造劍器,表現優秀將獲得學分。

雖然教習之前已經跟新生們講過不要緊張,但是當虞帝皇後、朝廷重臣還有司業博士們(山長有事不在)都坐在涼亭下觀看的時候,冇有多少學子能真的不緊張。

“日升,我們該怎麼做?”

楊域壓低聲音問道。

“唔...”

李昂張望了一下週圍,時間有限,學子們很快完成了組隊,劃分好了任務——或是設計圖紙,或是從貨架上拿取材料,或是急匆匆地開啟鍛造爐。

“先不著急,讓我翻翻這本書。”

李昂施施然地坐在凳子上,從懷裡掏出本名為《匚金秘籙》的冊裝書籍。

這是理學和劍學的基礎教材之一,講的是前隋和虞初鑄劍師的心得經驗——一部分劍修經過長期探索,認為好的飛劍不一定要使用同一種金屬材料,

用多種金屬混合,或者在劍身嵌入特殊材料,會有助於靈氣流通疏導。

這本書講的就是如何在鍛造過程中,在劍身各個位置,新增不同材料,以達到靈氣流通的最優效率。

“嘶...日升,你要按《匚金秘籙》上的圖紙鑄劍?”

楊域驚愕道:“可是上麵的內容,是要使用金匱鍛爐的啊?隻有巡雲境修士纔有實際操作的可能。”

金匱鍛爐,也就是程居岫隨身攜帶的那個可以熔鍊鋼鐵的方形鐵盒。要達到巡雲境纔有足夠靈力使用。

“我冇想按劍譜鑄劍。”

李昂頭也不抬地說道:“反正按照崔逸仙司業的要求,隻要我們弄出能夠飛得高、飛得久、操縱效能優異的飛劍就可以了吧?”

“嗯。”

厲緯點頭小聲道:“日升,雲麾將軍也在陛下後邊坐著呢。我父親是他的老部下,我考學宮的推薦信也是他寫的。這次...”

“知道了知道了,不會讓他們以為你在學宮是浪費糧食、浪費資源的。”

李昂合上書本,跳下凳子,隨意笑道:“想多掙點學分麼?”

————

涼亭下,虞國尚書左仆射裴肅,正和虞帝、同僚們低聲談論著南周的動向。

南周皇帝年老體衰,前段時間又白髮人送黑髮人,死了太子,悲傷痛苦之下一病不起,臥於病榻,無法處理朝政。

南周皇子們心思各起,勾結朋黨,導致朝廷動盪,連駐守在邊境的邊軍,聽說也有段時間冇收到軍餉了。

涼亭下的虞國將領們,聽著虞帝的輕快語氣,各個躍躍欲試,想要請戰。

裴肅聽著同僚們的交談,維持著臉上的淡然微笑,眼眸深處卻冇有任何情感波動——作為尚書左仆射,他自然也知道了君遷子的訊息。

戰爭來臨得不會那麼快。

哪怕虞國國力鼎盛,而南周局勢動盪,

但在弄清楚哪位燭霄境高階符師的真實身份與目的之前,虞國的兵鋒都不會侵入南周領土。

一劍曾當百萬師,這就是修士的力量。

裴肅眼底閃過一絲異色,眼角餘光瞥向鍛造工坊——高大英俊的裴靜,正瀟灑從容地指揮著組員們,熔鍊金屬,鍛造劍器。

意氣風發、充滿自信的模樣,完全冇有前段時間冇考上狀元的失魂落魄。

裴肅默默地歎了口氣,自己的這個兒子什麼都好,聰敏好學,彬彬有禮,但就是骨子裡太傲了。

自己已經跟他說過,要和同學友善相處,裴靜表麵答應,實則仍不與李昂、何繁霜交談,

自顧自鉚足了勁學習,勢要奪回屬於他的驕傲。

還是需要敲打一番。

裴肅不易察覺地搖了搖頭,裴靜生來就是要成為上位者的,上位者最重要的資質不是比誰都聰明,比誰懂得都多,

而是識人、用人...

當!

重物墜地的聲音,打斷了裴肅的思索,

隻見工坊中,楊域和厲緯,從地上扛起一堆長條木料,尷尬而又不失禮貌地賠著笑,從疑惑不解的同學們之間經過。

“日升,你要的輕型木材。”

楊域和厲緯將木材放在桌上,小聲道:“接下來乾什麼?”

“接下來,你倆拿鋸子,把這些木材切割成薄木板和細木條。”

李昂從桌上拿起一張寫滿了說明文字的圖紙,“按照這個尺寸。”

“這...”

楊域接過圖紙看了一眼,疑惑道:“這些木條這麼細,跟牙簽似的,有什麼用?

就算打造桃木劍,也應該用一整塊木材啊?”

“這個你們就不用管了,”

李昂笑道:“我去找點強力魚鰾膠、皮毛。”

“皮毛?”

楊域和厲緯更是一頭霧水,但這個時候質疑已經來不及了,其他小組都進入了鍛造捶打劍模階段。

兩人對視一眼,無奈搖頭,出於對李昂的信任,還是拿起鋸子切割起來。

“魚鰾膠,魚鰾膠...”

李昂如閒庭散步般,在各個小組間穿過,站在貨架前仔細打量,挑選走了自己所需的材料。

精金、山銅之類的貴重金屬材料,在工坊對麵的貨架上,

李昂強忍著看向那邊的衝動,釋放靈力壓製蠢蠢欲動的墨絲,步履穩重地回到了原來位置,將材料放在桌上。

楊域和厲緯的動手動力不算差,兩人相互配合,很快就裁剪出了相對規整的薄木板和細木條。

李昂把一部分木板裁剪成弧線形,切割出榫卯結構,並交給楊域和厲緯用皮毛磨平木材表麵的木刺。

打磨好後,再還給李昂,讓他將細木條組裝在一起。

整個過程繁瑣而精細,

楊域看著周圍的同學,已經鍛造出劍型,淬火冷卻,

有些甚至已經開始感應劍魄(劍器中負責靈氣疏導的核心金屬),操控飛劍緩緩飄起。

終於,楊域忍不住問道,“日升,我們什麼時候鍛造劍魄?”

“什麼時候都可以。”

李昂抬頭說道:“厲兄,麻煩你從那邊的貨架上,拿兩根最細的精金絲過來。”

厲緯拿了兩根纖細精金絲,按照李昂吩咐,將精金絲線,綁在木質框架的兩端,

然後,厲緯和楊域就看著李昂,拿出了絹布,用水噴濕,蒙在框架表麵。

楊域看著終於成型的詭異木質劍模,瞠目結舌道:“日升,這到底是什麼?”

“這就是我們要展示的飛劍啊。”

李昂坦然自若,在心底默默加上一句,“或者說,航模。”

(還有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