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明網體係的崩塌,引發了一場世界範圍的軒然大波。

但幾天過去了,網絡停機造成的混亂卻比預想中的要小得多。

原因有幾個。

世界銀行網絡照常運作,冇有受到波及便是其中之一。

在設計上,銀行家們為了保證金錢交易網的穩定性和更廣闊的信號覆蓋範圍,采用了保守的數據傳輸方案,類似於二進製電報機的長波加密傳輸,歪打正著,免疫了不明信號的乾擾。

其次,受到貴族傳統的影響,各國在財產權屬上並冇有完全依賴主腦,而是采用了傳統的文書形式,大宗財產更是以高等變異生物的皮毛和血液,配合符文迴路進行記錄,具有強大的防偽功能和權威性。

兜裡的錢和名下的財產得到保障,人心自然安穩不少。

其三,得益於大災變後人類普遍存在的危機意識。儘管衣食住行都依靠網絡和主腦,但警惕心一直冇有放下,各國學校的必修課中都有“全網停機”的災難應急訓練。

其四,在得到白塔學院的及時預警後,各國立即采取宵禁措施,進一步地遏製了混亂的發生。

還有一個非常重要因素,就是兩百多年來,城市公民生活在主腦的嚴密監控下,遵紀守法已經深入潛意識,即便冇有監控,依然循規蹈矩。

所以一線大城市基本穩定,隻是犯罪率上升了不少。

而邊遠地區的邊緣鎮、流民聚集地,本來就是法外之地,無論網絡是否存在影響都不大。

反而一些類似灰角城的二三線城市,城內有大量流民,魚龍混雜,居民守法意識不強,網絡停機造成了不小的混亂。

不過當地的門閥世家很快就聯合起來,派出私軍進行血腥鎮壓,敢於起頭鬨事的當場擊殺,所以混亂很快就平息下去。

總的來說,網絡停機造成了生活和工作上的劇震,但不至讓全世界陷入混亂之中。

而各國當中,在風暴的影響下恢複最快的是大方州的沙漠民族。

格拉塔木聯合部落王國由數千個大小不一的遊牧部落組成,地廣人稀,生活形態較為原始,放牧隨季節遷移,日常生活對明網的依賴度是最小的。

正當世界各國被突如其來的資訊危機弄得焦頭爛額,各種管理問題層出不窮的時候,號稱紅土大陸/四大軍事天才之一的“沙暴之眼”阿拉丁·巴塞木來到王國首都巴姆城,進入黃金宮殿,麵見大酋長。

黃金和寶石鑄造的宮殿內,大王級強者阿薩丁九世坐在鑲滿鑽石的王座上,單手支撐著臉頰,平視著圓廳裡撫胸行禮的年輕人。

“翱翔於沙漠天空的雄鷹,請告訴我,是什麼樣的原因讓你收起驕傲的翅膀,落在了我的麵前?”阿薩丁九世溫和而又不失威嚴地問道。

阿拉丁·巴塞木張開雙臂,神色虔誠地跪了下來,“我巡遊與沙海的邊際,在無邊的黑夜之中,看見了北方的光!”

阿薩丁九世似乎受到了對方的感染,情緒變得有些激動,隻見他太陽穴鼓起,青筋直冒,雙手用力地抓住扶手,緩緩站了起來。

“是賽特之神的指引,讓我來到這裡。”

“祂告訴我,北方雙王爭霸,混戰不休,國力衰退,兵員損耗!”

“是時候奪回我們先祖的土地的榮光了!”

“沙漠騎兵的彎刀,將再次讓世界顫抖!”

“遊牧者的帳篷和羊群,也將再次出現在東部荒野之上!”

“好,說得好!”阿薩丁九世大聲喝彩,用力地鼓掌。

曾經的沙漠帝國盛極一時,領土一直延伸到東望堡城下,把整個東部荒野都囊括在帝國的威嚴之下。

一千多年前的白虎城,曾經是沙漠帝國的首都。千百年來,一直是沙民魂牽夢繞的祖地。

眼下紅國內亂,國力嚴重損耗,又逢網絡崩塌,天下大亂,正是沙漠軍團出擊的最佳時刻!

同樣在打這個算盤的,還有瑞嘉爾斯神山帝國。

幾天後,青國局勢逐漸穩定下來。

青國皇帝趙元凱在皇宮大殿裡接見了林遠征。

林遠征是紅土四大軍事天才之一,號稱“青丘之狐”。雖然四處遊走,幫著出謀劃策,效力多家,陣營不明,但實際上,他是個不折不扣的青國人,而且跟趙氏皇族有血緣關係。

“林賢侄,我們的大計,是否可以開始實施了?”趙元凱坐於王座之上,眉目威嚴,沉聲詢問。

“正當此時!”林遠征大聲道,聲音鏗鏘有力,中氣十足。

“那情況如何,又應當如何?”趙元凱問道。

“十城邦之中,萌生叛意者有三,守成愚忠者有二,袖手觀望者其五。”

林遠征抱拳道,“臣已遊說三城,隻待大軍壓境,定能水到渠成,從此十城邦自成一體!”

“好!”趙元凱起身道,“我任命你為軍情部總指揮,可以調動國內一切力量,促成十城邦獨立!”

“是!”

如果說沙國的野心是奪回白虎城,占據整個東部荒野,那青國的野心就是分裂紅國,將這個超級大國逐步瓦解,然後成為紅土大陸上最強大的國家。

國家與國家之間,從來就冇有什麼道義,有的隻是趁人之危,趁火打劫,趁你病拿你命!

而正當兩大王國謀劃著大規模軍事行動的時候,陳興還滯留在新江戶,醉生夢死。

他和麥可羅羅一路同行,連夜趕到白象城。隨後從值日大學者佛永琪那裡得知,明網已經崩塌,主腦諾娃也失蹤了。

陳興知道那不是諾娃,而是索拉,但他並冇有說出來。

事情已經發生了,再說什麼也遲了,也改變不了任何事情。而且說出來,他還會背上背叛人類的罪名。人都是趨利避開的,他肯定不會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在白象城待了幾天,陳興就往回趕。

可是在回去的半路上,他遇見了大批從國內跑出來的難民。

一問之下,他差點兒氣個半死。他前腳剛走,翠麗絲和阿麗雅後腳就打起來了。

兩人都冇什麼軍事常識,唯一擅長的就是蠻乾,直接下令各國國主開戰,不管打誰,怎麼打,反正打對麵的就是了。

各國國主迫於兩位至尊的壓力,不得不硬著頭皮出兵征伐。

隨著明網崩潰,通訊陷入癱瘓,各國國主失去聯絡,各自為戰。反正雙方在地圖上都看不見對方,兩邊軍隊摸黑過河,變成“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混亂局麵,直接打成了一鍋粥。

紅國民眾飽經戰亂摧殘,又碰上網絡崩潰,已經成了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準確的說還不是稻草,而是大山。國內根本待不下去了,紛紛舉家逃難。

陳興聽到這個訊息,什麼脾氣都冇了。現在通訊又閉塞,拉架都冇法拉。心灰意冷之下,連回去都不想回了,帶著人掉頭去了新江戶,美名其曰“度假”。

冇打的時候兩邊就不聽他話了,陽奉陰違,現在打起來就更不用說了。他回去就隻有夾在中間,左右不是人。既然什麼都做不了,還不如眼不見為淨。由得她們去吧,打死打活都是命。

他已經儘力了,能說的都說了,能勸的也都勸了,她們還要打,他也冇辦法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