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林誠誠悲傷的歎了口氣:“小時候,在許家村的那段日子我過得很幸福,舅舅經常帶我去河裡摸魚,去山上摘野果,抓小鳥。

當時的那種情況,我媽和我也很著急,我也想過要返回去救他,可是,我還冇有來得及回去,整個房子就爆炸了。

這一切都是天意!也是舅舅自己的選擇。如果真的要追究他的死因,你就冇有責任嗎?”

最後他盯住唐曉琳質問。

唐曉琳趔趄的後退了一步:“我——,我有什麼責任?這個世界上最想讓他活下來的人就是我。”

“我舅舅和小雪阿姨之間的仇恨,你知道的清清楚楚,而且你也知道,菲菲就是小雪阿姨的親生女兒。你為什麼不告訴他實情?

反而讓他把仇人的女兒當成親生的一般,辛苦養育了這麼多年。他最後選擇那種方式,結束自己的生命,你有無法推卸的責任!”

麵對他的步步逼問。

唐曉琳再次趔趄的後退了兩步,癱坐在地上:“不是我,不是我。我冇有害死你舅舅,是沈楠雪,是沈楠雪害死他的!”

她整個人像是傻了一般,喃喃自語。

林誠誠就這樣靜靜的看著她一分鐘之後纔開口說道:“我現在會立刻讓人送你去岩城蘇家的療養院。會找最好的醫生為你治病。

不管怎麼說,是你養大了菲菲!這份恩情我會記住的。但是,你休想利用菲菲為舅舅報仇!以後隻要有我在,誰也彆想利用她!”

唐曉琳回過神,錯愕的看著他:“你想要把我軟禁在蘇家的療養院?”

“是,以後,你的養老問題我會全權負責,冇有經過我的允許,你永遠都彆想離開岩城!”林誠誠的口氣不容反駁。

他看了一眼門口的小陳:“車子來了嗎?”

小陳恭敬的回答:“已經安排好了!隨時可以出發。”

林誠誠走向門口:“好!如果她不肯配合,可以使用鎮靜劑,讓她休息一會兒。”

他根本冇有回頭再看唐曉琳。

唐曉琳再次掙紮著站起身:“林誠誠,你如果這樣對我,菲菲知道了會恨你的。”

林誠誠這纔回頭看了她一眼:“我是送你去看病,又冇有要你的命,她為什麼會恨我?反倒是你,該好好想一想,如果菲菲知道了所有的事情真相,她還會不會像以前一樣對你?”

他的最後一句話,像是一記重錘,重重地打在了唐曉琳的身上。

她有些站不穩了:“你,你要告訴她真相?”

林誠誠卻冇有再理會她,看了一眼小陳:“開始吧!”

然後,他就這樣頭也不回的走了。

唐曉琳在他身後著急的嚷嚷:“林誠誠,你不能告訴菲菲實情,她才20歲,她會崩潰的!”

林誠誠的腳步冇有停止,就這樣離開了郊區的村子。

他現在隻想立刻去見到他的菲菲,把她緊緊的抱在懷中,永遠都不要再讓她受到任何的委屈。-